小說族 > 狂獸戰神在都市 > 第33章 白忙活

第33章 白忙活

        ──

        墨塵趕忙掛斷電話,然后沖譚海問道,“譚元超……是你侄兒??”

        “是是……”

        譚海連忙點頭,生怕回答晚了又要挨打。

        靠!

        還真的是搞了個烏龍,白白浪費半天時間。

        這譚海也是自作自受,剛才自己有問過他和譚元超的關系,是他自己不肯說,加上他長得和譚元超又有那么幾分相似,所以被誤認也是正常,挨了打也算他自己活該。

        墨塵現在有些納悶,因為他根本沒料到譚元超的父親還有個大哥,所以……這個譚氏集團到底歸誰所有?

        譚元超的父親?

        譚海?

        或者一人一半?

        可只要譚氏集團不歸譚海獨有,那自己剛才逼他簽下的捐款承諾書也就毫無用處了……

        因為譚氏集團不是譚海一個人的,他也無權變賣集團的資產,也就是說墨塵想用這種方式讓譚氏集團破產就行不通了。

        可為什么譚海被稱呼為‘譚總?’

        那個路邊攤大叔說在電視上見過譚總,他說的是譚海嗎?

        譚元超的父親在譚氏集團又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

        “你是譚元超的大伯,譚元超的父親也就是你親兄弟了?他叫什么名字?現在在什么地方??”墨塵陰沉著臉問道。

        “我……我兄弟叫譚山,他應該在長都市!!”譚海想了想說道。

        墨塵雙目一瞪,冷冷說道,“你特么少敷衍我,不想挨打就老實交代,在就在,沒在就沒在,什么叫應該在??”

        長都市墨塵知道,就是蜀川省的直轄市,距離東河市不遠,但他并未聽說譚氏集團在長都市還有業務,所以譚海這話很有可能有水分。

        “別動手,別動書……有話好說!是這樣的,那天……我兄弟給我說過,她好像是要去長都大學演講,應該就是這幾天!!”

        “啥玩意兒?演講??”

        墨塵一臉愕然,轉念一想,問道,“也就是說,那個上過電視的,東河市十大杰出企業家就是你兄弟譚山了??”

        “是是……”譚海連忙答道。

        真是夠諷刺的,一個靠黑心財發家的人,居然能成為東河市十大杰出企業家,還能去大學這種神圣的殿堂里面演講……

        演講什么?

        教學生如何創業?

        還是教學生如何洗白??

        “這譚氏集團誰說了算?”

        其實說這話時,墨塵已經猜到了答案,在電視上出盡風頭的是譚山,并非譚海,這已經能夠說明兩人的地位了。

        “請問……你說的是這一層,還是樓下??”譚海低聲問道。

        “有區別嗎?”墨塵皺眉道。

        譚海剛想說話,卻不料邊上的沈晚卿突然搶先答道,“當然有區別哦,樓上是他說了算,樓下是他弟弟說了算!!”

        沈雯君伸手拍了沈晚卿一下,悄悄遞起了眼神,示意她不要說話。

        “嗯?”

        “什么意思??”墨塵看向沈晚卿,不解問道。

        “那個……我給你說了,你就不要為難我和我姐姐了啊!!”

        沈晚卿縮了縮脖子,一副商量的語氣,墨塵被這個神經大條又不是古靈精怪的女人給逗樂了,笑著道,“不要誤會好吧?我從來就沒想過要為難你們!!”

        “哼!”

        沈雯君冷哼一聲,顯然是對墨塵這話發出抗議。

        “嘻嘻……”

        沈晚卿甜甜一笑,心滿意足地說道,“因為譚氏集團旗下有兩個公司,最上面一層負責安保業務的是一個公司,而下面負責房地產的又是另外一個公司!!”

        墨塵聽到這里,頓時恍然大悟,如此說來譚氏集團應該有兩個譚總,一個是負責安保業務的譚海,還有一個是負責房地產的譚山。

        最頂樓的安保業務,隨時都聚集著幾十號人,說的好聽一點,這些人是在等待雇主上門,說的難聽一點,他們就是非法聚集,無非就是找了個好名頭而已。

        偌大一個集團,還是從事的有房地產的集團,怎么可能沒有幾個商業對手?怎么可能不遇上幾個討薪的民工?怎么可能不遇到幾個鬧事的混混??

        所以,那些聚集在最頂層的這些‘保鏢’也就有了用武之地,而這塊業務專門交給譚海負責,出了事也由譚海承擔,很難牽扯到已經洗白的譚山身上。

        這么一分析,譚山才是譚氏集團的主導,而譚海頂多是服務于譚山的一個工具而已……

        “哼,真有你的啊!!”墨塵陰森森地說道。

        “朋……朋友,求你別動手,我……我可都如實相告了啊!!”譚海哆哆嗦嗦地說道,他不知道又怎么惹到了墨塵。

        “你是不是覺得剛才找你簽那張承諾書是鬧著玩的??”墨塵冷冷說道。

        “沒有!!”

        譚海劇烈搖頭,連忙否認道。

        “是嗎?”

        墨塵冷笑一聲,半瞇著眼睛道,“那你說,你怎么去籌這五十億??”

        “我……”

        譚海頓時就噎住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他怎么籌?

        他籌個屁!!

        剛才在暴力威脅下,只想著簽了字能早點打發了墨塵,根本沒想那么多。

        “哼!”

        墨塵冷哼一聲,目光兇狠說道,“如果我沒猜錯,這譚氏集團是你兄弟譚山說了算,就算你有一些股份,也絕不會太多!將你那些股份變現也沒有多少錢,所以你根本籌不齊五十億,所以你簽字只是在敷衍我!!”

        “我……”

        “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譚山捐錢!!”

        譚海急著說道,腦袋上又冒起了冷汗,本以為事情都過去了,哪知道又來了一茬。

        “你覺得你自己這條命值五十億嗎?我不認為你兄弟會拿五十億來救你!看來你終究是沒什么價值了……”墨塵殺意凜凜地說道。

        別說五十億了,這個現實的社會,區區幾萬塊錢就能讓父子成仇兄弟反目,譚山會為了幫譚海花五十億?這不大現實……

        “會的!”

        “我想他肯定會的!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我兄弟給錢!!”

        “噗通!!”

        “不要殺我,求你不要殺我……”。

        譚海嚇得不輕,開始語無倫次地說著,可能是覺得這些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于是雙腿不聽使喚,情不自禁地跪了下去。

        ──

  http://www.dwcqki.com.cn/shu/49614/2858694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8.com
另类小说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下载单机麻将游戏不讲钱 泳坛夺金组选12 安徽新11选5开奖走势 浙江排列三风彩走势图 短线股票推荐芜湖 微信麻将怎么开好友房间 管家婆精选四肖期期资料 天津麻将手机app玩哪个 陕西麻将 广西快乐10分网址注册 分分11选5在线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