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蝸在末世建基地 > 第43章 夜殺

第43章 夜殺

        在何以居眾人躲藏起來,    觀察這些陰兵的時候,北陽基地的人就沒那么幸運了。

        他們進山時走的就是近路,    因為有青石鋪路,路上走起來確實省時省力。如果不是那些一直攻擊他們的猛獸,這一路走來甚至都可以算是觀光旅游了。

        夜晚難得休息,正是大部分人都放松警惕的時候,    突然山脈中就亮起了多如繁星的火把,而且正在逐漸逼近。

        北陽基地雖然有專門研究白鹿山脈的科研小隊,    卻從來不知道白鹿山脈還有這種情況,    一時間都有些懵了。

        好在武四海動作迅速,指揮眾人收拾營地,    準備隱藏。但無奈這條山路周圍很少有能藏身的地方。北陽基地眾人只能繼續向里前進,希望能找一個好的藏身之處。

        “那些是什么東西?絕對不可能是人,看這火光,怎么說也有三五千!”

        “看起來像是火把,可是從來沒聽說白鹿山脈有人居住。”

        “管那么多,    先找個地方藏起來,    說實話,我現在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烏鴉嘴,閉嘴!”

        然而,    不好的預感最終還是應驗了,本打算繼續向里逃的北陽眾人發現,    前方一處狹窄山路的路口被堵死了!

        不是山體塌方之類的自然災害,    而是被密密麻麻的各種動物堵住了去路!

        那些動物無一例外都是白色的,    通體的白,在這樣的夜晚就靜靜的站在那個山口,場面詭異而嚇人。

        本來還有一些談論聲的北陽眾人下意識的禁聲了,都緊張的望著前面反常的那些動物。他們甚至懷疑,是不是白鹿山脈所有的動物都跑來了,但是為什么偏偏要堵住他們的路呢,后面的火光還在不斷逼近,他們必須做點什么。

        武四海很早就意識到白鹿山脈的動物反常,卻沒想到會反常到這種地步,它們一個個不但無視了玄武神獸的天然威壓,甚至還如同不怕死的勇士,似乎打算直面危機。

        但是為什么?這些動物還只是普通的生靈,趨利避害是它們的本能,所以是什么支配了它們?

        不!或許不是支配,而是自愿。

        借著越來越近的火光和月光,武四海清晰的看到還不斷有其他動物在飛奔而來,它們一個個默契停在了這狹隘的山路路口,然后靜靜坐立或站立,目光堅定而兇狠,似乎打算要與任何進入其中的人拼命。

        “武老大,我們怎么辦?”北陽小隊的人幾乎能感受到地面的震顫,足以說明身后的東西不好惹,但是面前那些莫名其妙的動物,渾身上下也散發著不好惹的氣息,一時半刻,他們只怕難以通過這路口。

        這處山路狹隘,絕對是易守難攻之所,那些動物特意挑選了這樣一個位置,顯然不是巧合。

        “往上面爬,帶不走的裝備暫時丟下。”武四海衡量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不起正面沖突。這些動物雖然都是凡物,但看上去反常而詭異,而且他也很想知道,這一系列的反常究竟是因為什么。

        北陽基地眾人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兩旁陡峭的山壁,一時間苦不堪言,但是除了這條路,似乎沒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好在他們知道白鹿山脈此行必然會爬山,都裝備了精良的登山工具,前來的人員也都是有豐富登山經驗或身手極為靈活的人,此時也不算坐以待斃。

        前方有大量看起來不正常的動物攔路,后方鏗鏘有力的腳步震顫著大地,在這種緊迫的環境之下,北陽基地眾人爆發出了巨大的潛力,紛紛找合適的地方向上爬。

        但此處山脈陡峭,即使借助精良的登山工具也非常危險,一個不慎,很有可能就會跌落下去,如果僥幸爬的位置不高,掉下去摔不死,但是誰也不敢想接下來要面對什么,未知往往是最令人恐懼的。

        當北陽小隊眾人紛紛脫離地面,好不容易爬上一段距離之后,他們才敢低頭看向下面。此時他們距離地面至少都有七八米,這個高度也許并不安全,但是他們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了。

        然而這一低頭,眾人就一下子看清了那些渾身散發著幽綠光芒的陰兵,那些明顯不合符時下衣著的人,那些面無表情一個個如索命閻羅的人,不,他們不是人!那種冷意如一場冷風暴席卷而來,將溫暖舒適的白鹿山脈瞬間拉入了凜冬。

        這可苦了掛在半山腰上的北陽小隊,他們可都穿著半袖的,此時一個個瑟瑟發抖偏偏還不敢動。

        終于,那一隊似古代軍隊的鐵甲士兵到了狹窄的山路口。

        山路口那面守候多時的諸多動物立刻齜牙咧嘴,露出一臉兇相,其中也包括了前幾日襲擊北陽基地的那些動物。然而不僅是猛獸,其中甚至還能看到一些兔子,老鼠這樣的小型動物。明明沒什么攻擊力,卻絲毫不退縮,一只只壓低了身子,準備隨時躍起撲咬上去!

        當第一個陰兵的腳步邁進山路口的瞬間,戰爭爆發了!

        這是一場讓所有人都為之驚嘆的戰斗,這場戰斗沒有活人,這場戰斗甚至都沒有一個正常的生靈。一面幽綠陰冷,如同要吞噬這純白的黑暗,一面純白動物,不顧生死,瘋狂抵抗。

        北陽小隊的人甚至都忘記了寒冷,驚愕的看著下方一片混亂的戰場。

        陰兵手起刀落毫不留情,他們手中雖然只是冷兵器,但都鋒利無比,伴隨著刀鋒冷箭,白色動物身上綻開溫熱的鮮紅顏色,撒在一片純白的世界之上。

        進入白鹿山脈以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其他顏色,而第一次見到白色以外的色彩,竟然是這種情況!

        動物鋒利的爪子和牙齒是它們的武器,它們寸步不讓,除非它們死亡。

        包括那些看上去弱小的白兔,它們死死的咬在陰兵的手臂,小腿或者脖子上,直到死去也不肯松口。

        兇狠的白狼王在刀光中跳躍撕咬,每一次攻擊都會重傷或殺死一個陰兵,陰兵死亡之后就會消散,但是整座白鹿山脈,陰兵數不勝數!

        這樣慘烈的戰場并不是一處,幾乎漫山遍野,到處都是揮灑的熱血,到處都是拼死相搏的動物。陰兵四面八方而來,他們的目的地相同,都是最中心的那座主山。

        而山中那些白色的動物,無論是猛獸還是軟萌,都用自己的身體鑄成了一道防線,拼命阻止陰兵的前進。然而這樣的阻止是毫無意義的,溫熱的鮮血終究有限,而漫山遍野的陰兵卻源源不斷。

        何以居所帶領的小隊這面也遇到了同樣的狀況,那狹窄而復雜的溝壑是最佳的防御戰場,熟悉地形的白鹿山動物不知什么時候進入了其中,然后與陰兵展開了對抗。

        眾人終于意識到,這溝壑中莫名其妙出現的洞口是做什么用的,只是看起來,似乎曾經與陰兵對抗的群體中還有人類,而如今,只剩下動物了。

        白鹿山脈的動物都是凡物,它們的智慧還無法高到可以利用洞口隱藏自己,它們只是憑借自己的軀體和熱血,憑借自己的利爪和牙齒攻擊。

        藏身在洞穴中的眾人看的心驚膽戰,說實話這種場面詭異而震撼,而一無所知的他們也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繼續不動聲色。

        直覺上,他們覺得自己應該幫助那些有著同樣溫熱血液的動物,但是理智又抑制住了他們的行動。

        戰斗持續了很久,直到山中響徹了悲鳴!那是白鹿山脈傳聞中不知來由的哭聲!只是這一次的哭聲更為真切,因為此時的他們就身在山脈之中。

        那哭聲似乎來自天南海北,將白鹿山脈包圍,不知是誰在哭,那哭聲無比的清晰,充滿悲慟,瘋狂,絕望……

        哭聲并沒有持續很久,很快,一只只白鹿從山脈中沖了出來,它們如同離弦的箭,在夜色空劃過,留下一道白影。

        它們跳躍著穿過防線,離開了動物用軀體筑成的城墻,它們飛奔而去,不知道要去往哪里。

        幾乎一瞬間,正在攻擊的陰兵轉換了目標,他們齊齊調轉身體,陰冷空洞的雙眼看向了飛奔的白鹿,片刻,震耳欲聾的呼聲響徹了白鹿山脈。“殺妖鹿!祭亡靈!殺妖鹿!祭亡靈!殺妖鹿……”

        緊隨其后的,就是一場獵殺!

        猶如山間精靈的白鹿不斷跳躍逃竄,箭矢,刀光緊隨其后。

        有白鹿力竭,最終被一箭穿心,白鹿的嘶鳴聲在遼闊的白鹿山脈顯得無處可逃!

        一瞬間,整個白鹿山脈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白鹿瘋狂的向著山外沖去,但它們的舉動對于形成包圍圈的陰兵來講無異于送死。

        一只只白鹿不甘的死在了奔離山脈的路上,陰兵似乎對白鹿抱有極大的仇恨,而白鹿山脈的動物則在拼死保護白鹿,雙方都不要命!

        混亂的白鹿山脈仿佛變成了另一個世界,白色的山上開遍了紅色的花,各種各樣的聲音混雜在一起,如同一段歷史歌謠,其中的驚心動魄,只有歌中人能夠領悟。

  http://www.dwcqki.com.cn/shu/49593/2870029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8.com
另类小说 富配资 即时篮球nba比分 湖北11选5 配资平台千层金 智富配资 股票融资软件·杨方配资平台 2014日本av女优排行榜 浙江十一选五 亿润配资 14场胜负 体彩 配资平台跑路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