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蝸在末世建基地 > 第42章 異常(捉蟲)

第42章 異常(捉蟲)

        商九轅以為自己展現武力值就會獲得膚淺蝸牛的傾慕,    但蝸牛顯然不這么認為,    作為一只曾經做過幼師的蝸,最頭疼的就是一言不合就動手的小朋友。

        好在如今的何以居已經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因為他不是幼師好多年了。

        兩只就這樣在腦電波上產生了偏差,只不過默契的誰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白鹿山脈內的地勢比想象中還要復雜,他們本想繞開不好攀爬的陡坡,    找一處和緩處登山,翻過這座山,應該就是最中心的那座主山了。

        未進山之前,他們曾在遠處眺望過白鹿山脈的全貌,    中心的主山占地面積最為寬廣,    遠遠看去也無法看清全貌,加上到處都是純粹的白,很難勾畫出大概輪廓,    而這也一直是探索白鹿山脈的難題之一。

        中心主山最為陡峭,    高度粗略估計約有兩千米,想來,那里就是白鹿山脈秘密的貯藏之所,    只是不知道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埋在山中的哪個角落。

        不過這些問題何以居眾人暫時不用考慮了,因為他們迷路了。

        白鹿山脈除了被傳染的幾座占地面積較大的山峰,    還有很多的連綿起伏的斷山脈區,一條條溝壑在白色的世界里隱藏的非常完美,    直到不知不覺深入其中,    才會有所察覺。

        “這下難辦了,    我們沒有地圖,對白鹿山脈也不了解。”張齡站在溝壑之上眺望,感覺仿佛身在一片迷宮之中。

        這處溝壑如同哪個巨人用釘耙刨出的一片區域,溝壑深淺不一,內部更是縱橫交錯,很容易讓人迷失方向。矮的溝壑一兩米,高的溝壑十多米,層層疊疊,讓人眼花繚亂。

        涼川拿個指南針轉了又轉,終于無奈放棄,指南針在這里失靈了。

        何以居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他身上并沒有攜帶什么指引方向的工具,最終只能掏出自己的小帳篷。“要不我們先扎營?天色也晚了,明天再說。”

        本來無比焦躁還有點點恐慌的眾人“……”片刻之后竟然也覺得這個提議不錯,最主要的是,突然之間就不那么慌了。

        太陽正在慢慢西沉,隊伍有條不紊的準備扎營。

        除去扎營的人,其他人默契分組,在附近活動,檢查附近的情況。畢竟這里地勢狹窄,遇到突發情況還是很危險的。

        于是這一夜,何以居小隊就在這綿綿溝壑中準備休息了,而北陽基地的人,也同樣處在了困境之中。與一路平平靜靜走來的何以居小隊不同,他們隊伍的運氣可以算是非常糟糕了。

        第一天晚上遭遇了白色狼群的攻擊,那些狼通體純白,連眼睛都是純白色的,加上夜色的掩護,隊伍當晚就損失了三個人,其中還包括那個傷員。

        不過隊伍中有武四海這樣的強者,局勢很快就穩定住了,但他們也徹底與白狼群結了仇,接下來的路程,狼群都不遠不近的跟著,似乎打算只要他們稍稍松懈,就撲過來咬上一口。

        “這白鹿山脈的動物也太特么兇了!”

        “何止是兇,還記仇,要不是這些畜生跑得太快,直接滅了就好了。”

        “說的容易,那些狼在山里可比我們靈活,到處都是白色的,一眨眼就不見了。”

        北陽基地眾人被狼群困擾以為已經是很倒霉了,結果第二天又先后遭遇了老虎,象群,甚至還有猴群的攻擊,一時間真的是手忙腳亂,喘口氣都是奢侈了。

        武四海對這種情況也很意外,因為他本身就是神獸,按理而言會對生物有一定的壓制,別說是普通猛獸,就是靈獸也要畏懼三分,為什么白鹿山脈這些猛獸絲毫不受影響?

        但這些終究只是普通的猛獸,似乎進入白鹿山脈以來,還沒有見到變異生物,更沒有暗黑生物,這樣的風水寶地不可能沒有強大妖靈居住,所以是還未露面?

        一邊思索,一邊動手扭斷猴群猴王的脖子,猴群四散而逃,總算結果了一個麻煩。

        這白鹿山脈的動物都精的很,隱藏手段更是高超,讓人十分頭疼。

        周圍響起一片歡呼聲,還有一些吹噓之聲。

        “還好我們隊伍有武老大,我們這里都如此棘手,另外那幫烏合之眾肯定更加不好過。”

        “就是,白鹿山脈這些動物都跟發了瘋一樣。”

        “我們走的這是近路吧,明天是不是就能進入主山了?”

        “應該是的,沒想到白鹿山脈里竟然還有這樣一條隱秘的路,也不知道是誰修建的。”

        “誰知道呢,這座山都邪門的很。”

        “怎么,怕了?”

        “我怕什么,這近路走起來都如此困難,該怕的是另外兩支隊伍吧。”

        ……

        北陽基地的隊伍正在修整,這兩天過得著實辛苦,此時難得放松,便互相聊起了天。話題自然是圍繞白鹿山脈,以及另外兩支不見蹤影的隊伍。

        他們進山之后走的是一條極為隱秘的小路,他們的手中不止有白鹿山脈的簡略地圖,還有諸多信息。例如這條意外發現的近路,這是一條被植被荒草淹沒的山中石階路,也不知道是何人修建,直通主山。

        如果不是這些煩人的動物,他們今天就能看到主山了,不過此時已經黃昏,他們也不敢再貿然行動,選擇在一處略微寬闊的山路旁扎營。

        這山路時而盤旋,時而穿山而過,被染成純白色之后更有了幾分玉石的美感。

        隨著最后一絲光芒消失,眾人迎來了在白鹿山脈的第二個夜晚。

        北陽基地這邊戒備著其他猛獸的偷襲,同時吃著帶來的干糧。

        何以居那邊卻有了新的發現,他們在那層層的溝壑中發現了一些奇怪的痕跡。這些溝壑巖壁上有很多一人高的洞穴,洞穴都不深,但是數量很多,洞穴中還有其他人生存的痕跡,有干草鋪墊的,還有一些破碎的瓷碗,筷子一類的。

        那些痕跡都很久遠了,而且落著灰,也不知道遙遠的過去,是誰住在了這迷宮一樣的溝壑中。

        午夜,眾人大部分都已身處夢境,卻被一陣奇怪的響動所驚醒。

        當然,何以居是被商九轅從枕頭邊撿起來的,直到被揣進兜里都沒有徹底清醒,商九轅感嘆,這要是半夜被偷走了都不知道。

        出了帳篷,發現營地中的人都已經醒了。

        腳下的大地在輕輕顫動,似乎有大量的人或者動物從四面八方趕來。

        漸漸地,山中亮起了火把,但是商九轅確定,即使是北陽基地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

        那些火把被什么人舉著,幾乎漫山遍野都是,多如天上繁星。甚至可以看得出他們還有整齊的隊列,行動統一,顯然是受什么命令。

        “有火把向著我們這個方向來了!”涼川發現火把在逐漸靠近,不止是這里,那些火把漫山遍野的擴散,似乎在搜尋什么。

        眾人一瞬間就想到了溝壑墻壁上那些空洞,這溝壑本身就已經很隱蔽了,掏空出那些空洞顯然是為了藏身。

        “收拾東西,大家分散一下藏起來。”商九轅思索一些,下達了命令。

        張齡也是同樣的想法,那些不管是什么人,那成千上萬的火把都不宜硬碰硬。

        幾經顛簸,何以居終于醒了過來,從商九轅的上衣兜里鉆了出來,不過也只露出了腦袋。

        張齡看著還有些迷糊的何以居還有心情調侃。“何先生這倒是方便藏身。”

        何以居一睜眼就看到了漫山遍野的火光,一時間還以為自己還在做夢。商九轅的大手伸了過來,揉了揉何以居的腦袋。“我一會給你解釋,先收拾東西。”

        營地眾人行動迅速,加上扎營時就考慮了突發狀況,收拾起來十分簡單。

        沒用多久,營地便收拾的干干凈凈,為了防止迷路,眾人沒敢分散的太遠,就在探索過的已知區域找了個洞鉆了進去。

        這些洞口都開在比較隱蔽的位置,一個洞可以容納三到五人不等,有些表面還有石塊植被遮掩,倒是藏身的好地方。

        明亮的火光越靠越近,隨之而來的還有兵甲摩擦和馬蹄聲。

        何以居和商九轅藏身在同一洞口,以防萬一,何以居化成為正常人形,商九轅還微微遺憾了一下,說這樣不好藏。

        不過兩人并沒有多余的時間交流,那些火把已經進入了溝壑地帶之中。

        通過縫隙,眾人很快都看清了外面的情況。那應該是一個軍隊,穿著統一的服飾,只是服裝都還是冷兵器時代的樣子,身上也沒有什么熱武器,他們臉色發青,身上似乎也散發著幽綠的光。面無表情的前行。

        那些奇怪的軍隊并沒有如預期那樣檢查溝壑里的情況,他們只是穿行而過,似乎另有目的地。

        鏗鏘之音響徹耳際,整齊有力的腳步聲在溝壑之中回蕩,層層疊疊,傳出去很遠。寂靜的深夜,他們趕著路,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何以居看的一頭霧水,扭頭看向商九轅,商九轅這種少說也有幾千年的大妖,想來見過類似的場面。

        商九轅比了禁聲的動作,沒有出聲,無聲的說了什么,何以居反應了片刻才意識到商九轅說的是:陰兵。

        何以居意外的看向外面,他雖然是妖,但并不常接觸鬼,陰兵這種東西只在傳聞中聽過。

  http://www.dwcqki.com.cn/shu/49593/2870029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8.com
另类小说 新华锦股票 国际股票指数基金 半全场 易点策略 盈易点配资 中国配资 黑龙江11选5 股票配资余额 配资平台股海 金牛配资 好牛168配资 嘉宝集团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