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蝸在末世建基地 > 第37章 交鋒

第37章 交鋒

        因為早上發生的不愉快,    接下來的路程眾人都沉默了很多。三支隊伍之間其實本就存在巨大的觀念差異,在武四海接手北陽基地之后,北陽基地的信仰就轉變成了絕對的實力至上。                在他們基地,實力決定地位,    實力決定權利,實力決定財富。                而這個觀念也是武四海通過種種方式傳遞給他們的。從一定程度上說,    他在短時間內極大的激發了北陽基地眾人的實力,    并且淘汰了一批不適合在北陽基地生存的弱者。                在這暗黑大陸上,    生存是殘酷的。誰也不能說武四海做的不對,但這樣的情況落在自己身上,    難免抗拒和排斥。                武四海是個很高傲的人,平日里幾乎不怎么說話和下達命令,    但是從他不愿與另外兩個隊伍領導者交流的情況來看,他是真的沒有把另外兩支隊伍放在同等高度。                早上搞事失敗,并不意味著北陽基地會收手,但是大家都秉承著馬上就到白鹿山脈了,    此時沒必要起爭端的想法,一直對北陽基地多有忍耐。                路上遇到變異生物了,    北陽基地沒有受到攻擊就袖手旁觀,他們自己打。                路上遇到變異生物了,    北陽基地受到攻擊將變異生物引到了他們附近,他們幫著打。                兩支隊伍覺得,    自己一生的好脾氣可能都用在今天了。                下午三點多,    磕磕絆絆走來的隊伍終于到了白鹿山脈附近,    這里距離白鹿山脈還有幾個山頭,但不需要特意指引方向,他們都看到了傳說中的白鹿山脈,因為那實在是太醒目了。                在這蒼翠的山巒中,那座山如同被滴上了白色的顏料,又或者時間凝固在了寒冷的冬季。純粹的白,沒有一絲雜質,顯得如此突兀,如此特別。                似乎他們只要在繼續向前,就會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那是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也是一個沒有任何污點的世界。                何以居也在看著白鹿山脈,但總覺得遠處的白鹿山脈給他的感覺有些奇怪。那白色似乎不是單純的純凈,而是有著特殊含義,然而白色又能有什么含義呢?                除了何以居,還有一些人有了同樣的感受。在這個名字都為暗黑大陸的世界,純白似乎都顯得不容于世。                雖然感覺十分復雜,路還是要繼續走的,隊伍中的氣氛更加沉默了,似乎有什么沉甸甸的東西壓在了他們的肩上。                白鹿山脈周圍的植被反而稀疏了起來,行動不再那么吃力,雖然依舊沒什么山路,但是已經不會被半人高的雜草纏得挪不動腳。                接連翻過兩個山頭,時間已經是五點多了,陽光在山林中消散的特別早,此時周圍的視線已經不那么明朗了。三支隊伍站在一條明確的分界線外,線里純白世界,線外花花世界。                沒有人敢主動第一個邁進去,而他們也不打算今天晚上進山,所以在周圍準備扎營。                這一次,何以居小隊和散人組成的小隊自發離北陽基地遠了很多,但是兩支隊伍一再的退讓態度并不會讓北陽基地懂得收斂,相反,他們會變本加厲。                北陽基地占據了最為平緩舒適的那片區域,哪怕自己用不了那么寬闊的地域,也不允許其他人占用,但這并不能滿足北陽基地眾人的目的,每個人都知道,真正的財富在白鹿山脈。                只是這一次讓何以居沒想到的是,麻煩找到了自己隊伍身上。當游俠動作迅速的扎好帳篷準備晚餐的時候,北陽基地的一個強壯男人走了過來,那是一個比商九轅還要雄壯的男人,身高至少有兩米,渾身都是鼓鼓的肌肉,梳著寸頭,臉上還有道傷疤。                那個男人走到何以居對面,然后一屁股坐下。“何先生對嗎?你們基地可真是人才濟濟呀,今天晚上能不能借我兩個人用用。”                何以居正在處理路上發現的幾顆紅色的野果,打算一會大家看電影的時候做個拼盤。                見何以居只是低頭專心做自己的事,甚至連理都沒有理自己,倒是不遠處身材苗條的游俠警惕的看著他。                十名游俠心中其實都有些緊張,她們從成為何以居基地成員的那天起,就注定無條件服從何以居的命令,哪怕是讓她們站在喪尸面前任由喪尸啃食不能還手這樣的命令。她們也知道暗黑大陸女性稀缺,也想過無數種可能,但是真正遇到,還是會不安,委屈,難受,卻無可奈何。                “開個價吧,我不想用拳頭解決問題。”男人的目光在幾個游俠中轉了轉,眼中神色越發滿意。                何以居終于抬起了頭,看向男人開口說道。“你手臂上是不是還缺個紋身?”這一副妥妥的黑澀會大哥的形象,可不就差紋身了。                壯漢有些愣,跟著壯漢而來的兩個人也有些愣,顯然這話題跑的有點遠。壯漢猜不透何以居的用意,只能回答。“是缺點。”                何以居聽此遺憾的搖搖頭。“那可惜了,我們基地的小姐姐都乖的很,不會紋身,怕是幫不上忙了。”                北陽基地此次前來的有三個人,包括壯漢都沉默了兩秒,然后露出暴怒的表情,覺得自己被耍了。頓時抬手就要掀飛面前的小桌子,結果手是抬在桌子上了,力氣也用了,臉也憋紅了,桌子紋絲不動。                這特么的就尷尬了!                何以居奇怪的看了片刻,提醒道。“你要是想練習舉重,我建議挑幾塊石頭下手,這桌子共四千七百斤,穩當得很。”                壯漢“……”                桌子當然是商九轅提供的了,畢竟這么重,何以居都背不起來的。“你還有什么事嗎?沒事我們要看電影了。”                壯漢大概已經很久都不曾這么尷尬了,自覺受到了嚴重的羞辱,雙手索性放開桌子,然后招呼都不打的就將拳頭揮向了何以居。                結果,何以居動也沒動,甚至連眼睛都沒眨一下。而同時,壯漢的拳頭狠狠的撞在了另一個人的手掌之上,那一瞬間,壯漢的表情都扭曲了。                因為距離太近,何以居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接著就是壯漢的一聲慘叫。并且忍不住跳了起來,又氣又惱的看著突然伸手過來,輕松擋下他拳頭的商九轅,然而他的怒火最終還是沒有發泄出來。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手指全部碎了,那一拳不似打在了手掌上,反而像打在了一塊頑石上。                周圍無數雙眼睛注視著這里,每個人心中都是一驚,場面的反轉太迅速了,這個看起來弱小的基地竟然隱藏著這樣的高手,不止是那個叫商九轅的,就是沒有反應的何以居也不簡單,沒看到那拳頭打過去的時候,他連眼睛都沒眨一下嗎?甚至連臉上的微表情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這樣的泰然自若,他們自問是做不到的。                壯漢不打算輕舉妄動,但商九轅卻不想就這么輕輕揭過。“北陽基地招呼都不打就突然襲擊,也是因為實力至上?”                壯漢知道最近自己的基地在找另外兩個基地的麻煩,想必很快武四海就會趕來,也不想露怯。“當然,別單單說什么北陽基地,難道暗黑大陸就不是實力至上了嗎?”                商九轅咧嘴一笑,中二而狂妄。“我覺得很符合我的口味。”說著便捏了捏自己的拳頭,然后身影一閃,甚至沒等眨眼人已經到了壯漢的面前,一記上勾拳結結實實打在了壯漢的下巴上!                頓時鮮血連同兩顆牙齒就飛了出來,壯漢止不住倒退了好幾步。“你特么……”                砰!的一聲,壯漢痛苦的彎下了腰,捂住自己剛剛受到重擊的胃部。                砰!又是一聲,壯漢面部正中一拳,人直接飛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                每一拳都仿佛打在了眾人的心上,而那個兩米高的男人早就疼的話都說不出來了。誰也沒想到,商九轅的速度會這么快,而且力量這么強悍,更可怕的是,從始至終,商九轅只用了自己的左手!                八尾和蘇無加本來是搜尋水果去了,準備何以居之前說的水果拼盤,結果沒想到回來就看到這樣一場大戲,蘇無加還在旁邊指指點點。“右面右面,對!下盤下盤,要不直接廢了也行,胳膊腿都打斷!嗯,好!就是這個力道……”                眾人“……”你就別添亂了好嗎?                八尾也是看的十分認真,他在妖界的時候經常聽到關于商九轅的各種傳聞,知道他實力強悍,否則也不會得到那只狐貍的認可。此時觀看下來,覺得傳言不假,商九轅并沒有使用任何靈力,單純的體術,而且只用一只左手的情況下也很強。                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八尾覺得商九轅的敏捷性不如自己,畢竟八尾貓在敏捷方面有天生的優勢,但是在力量方面,自己毫無勝算,如果商九轅用全力,一拳頭下來,自己硬接的話必然會受重傷。                這場單方面的毆打直到武四海出手方才結束,武四海臉色一直都是陰沉沉的看不出喜怒,親自動手攔下商九轅的攻擊似乎已經很難得了,而那個男人早就失去了意識。                武四海瞥了半死不活的男人一眼,冷冷的開口。“還活著,拖回去,明天進山沒準用得上。”                北陽基地的人執行力非常高,哪怕這句話聽起來怪怪的,還是神速的執行,將那人帶離了現場。                武四海看向商九轅。“你只用左手,是單純不想用右手,還是用不了右手?”                商九轅笑了一聲。“晚上想要用右手吃爆米花,不想弄臟。”說著甩了甩打人的左手,立刻就有些許血珠被甩飛出去。                眾人“……”                武四海沉默了片刻,轉移了話題。“既然大家都在,不如直接說一下明天進山的事,以及收獲利益該如何劃分的問題,我們基地的人挨了打,要追加一份損失,而且我們有白鹿山的科研小隊,人數最多……”                “他挨打不是因為實力不夠嗎,被打掉的牙難道還要我們賠?讓你失望了,我們不止不會紋身,也不會鑲牙!”何以居的聲音突然響起,打斷了武四海的話。                “這是紋身和鑲牙的問題嗎?”北陽基地中不知誰開口反駁。                何以居一臉無辜。“不是嗎?那是什么問題?他不是來紋身的?他的牙沒有掉?那太好了,更不用什么賠償了。”                眾人“……”那是想挑幾個女人不可描述卻反被毒打好嗎?男人都懂的問題難道還要明說嗎?他們不要面子的嗎?這人是真傻還是裝傻?                何以居笑的格外單純,眼睛彎成了月牙。“還是我理解錯了?是你們要給我們賠償?雖然弄臟了營地,踩死了幾顆花花草草,外加勞累了我們基地的人動手打人,但是我們基地基礎還是不錯的,又不是窮的吃不起飯了,補償就免了吧。”

  http://www.dwcqki.com.cn/shu/49593/2865008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8.com
另类小说 杠杆配资 河南22选5 泰瑞信达 聚财略配资 币配资 闻喜配资 金配资 7星彩 七星彩 老虎配资 000338股票行情 股票融资平台·杨方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