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蝸在末世建基地 > 第35章 二合一

第35章 二合一

        最終,    還是商九轅簡單解釋了一下昨晚的事,    何以居若有所思沒有立即給出回應。恰好金針菇烤好了,何以居將金針菇的梗和帽分離,然后將梗推到了商九轅面前。

        眾人看著何以居盤子里那一堆蘑菇帽,    一時間都有些許的無言,還真是嚴格遵守約定的人吶。

        當然,恢復正常人類身高的何以居和商九轅是不可能只滿足于金針菇的,還有帶過來的干糧。

        雖然這幾天白鹿山脈的傳說聽了很多遍,但誰也沒真正親自進入過其中。也不知道帶在身上的無生命物體是否會被感染成白色。

        為了以防萬一,    何以居路上加快了喝可樂的速度,    昨晚剛剛喝完了全部的可樂,頓時覺得此行已經沒什么好擔心的了,吃的喝的都消耗完了。

        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明智決定的何以居心情都很好,直到吃過早飯,    眾人準備徒步進山的時候,    商九轅直接將所有物品連同車輛收進了靈府空間,    包括何以居的那個行李箱。

        “謝謝。”說完謝謝幾秒鐘后,何以居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是不是靈府空間并不受白鹿山脈的傳染,那自己回程的時候豈不是沒有可樂喝了!

        游俠并不習慣將自己的物資交給別人,    商九轅也沒強求,況且游俠訓練有素,    合理分擔了行禮,    一路上走來都已經習慣,    并不會因為行禮影響行程。

        一行十四人遠離了平整的公路,邁進了崎嶇難行的山脈,山路高高低低,十分難行,加之附近常年無人行走,連一條像樣的山路都沒有。

        四處都是無序生長的植物,樹木,灌木,蒿草混雜在一起,說不準下一步要走的地方會是什么。

        離開不到半個小時,眾人都有了一種比昨天走一天還要疲憊的感覺。游俠彼此之間無事不會交流,周祝之和涼川也沒有了多余的力氣說話,兩人的表情都不自覺的染上了幾分焦躁。

        商九轅努力挺直自己的脊背,每一步都很穩,哪怕踩在細碎的山石上也不受影響,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只不過眼神會時不時瞥向何以居,思索在這個膚淺的男人面前,一定要維持好自己的形象。

        何以居眼眸帶著一貫的笑意,雖然山路難行,但曾經在各種環境下旅行的何以居還是應付得來的。

        周祝之和涼川不由得感嘆何以居的心理強大,雖然反應慢先生看上去弱弱的,卻比任何人都會享受生活,似乎無論處在怎樣的環境,他都能安然處之。

        結果感慨沒多久,就聽何以居輕輕的啊了一聲。“昨天晚上那座山的哭聲傳過來了?好可怕!”

        眾人“……”這漫長的反射弧是周游暗黑大陸去了吧!

        商九轅“……”這個膚淺的男人不會是回應早上自己解釋昨晚情況的話吧,都快一個小時了!

        太陽慢慢升高,即使在山中穿行也依舊能感受到那份悶熱。尤其是有些地方沒有高大的樹木,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和雜草,炙熱的陽光便熱烈的黏在了每個人的身上。

        沒有了空調,每個人都汗流浹背。

        就算是商九轅,也被汗水打濕了頭發,軟軟的發梢黏在臉上,顯得乖巧了不少。

        何以居早已掏出了遮陽帽,看上去很文弱,卻一直不緊不慢的跟著隊伍,反而似隊伍中最輕松的那個,當然,他身上的汗水也不比其他人少就是了,只是那雙溫和的眼眸讓他看上去與其他人真的很不一樣。

        中午,炎熱的高溫加上一上午高強度的體力消耗,眾人不得不停下來休息,恰好前方就是一片松樹林,眾人加快了腳步,打算進去休息一下。

        剛剛靠近,一股濃烈的松木特有的清香就籠罩了過來,一瞬間給疲累的他們醒了個神。那一瞬間,似乎連炎熱都退下去不少。

        只是走進去后,遠遠的,眾人就聽到了說話聲,而且還是很多人的聲音。

        短暫的詫異后不難猜到,是其他前往白鹿山脈的人。這周圍的山脈起伏很大,很少有這種大片的松樹林,而且還是長在難得平緩地勢的,因此選擇在這里休息的人不在少數。

        松樹林相比較其他樹林要干凈很多,腳下都是脫落的松針顯得沉甸甸的,即使有青草也不會雜亂長成一片,讓人寸步難行。何以居的腦袋左右轉動,尋找著什么。

        旁邊的商九轅看到忍不住詢問。“在找什么?需要幫忙嗎?”

        何以居幾秒鐘后才回應道。“松樹菇,蘑菇中的極品,菌肉鮮美嫩滑,口感絕佳,你吃過松樹菇梗嗎?”

        商九轅“……”覺得這幾天與蘑菇結下了不解之緣,但還是誠實的搖搖頭。

        何以居立刻安慰道。“沒事,一會我去找找,如果能找到你今天就能吃到松樹菇梗了,有沒有很開心?”

        商九轅并沒有覺得很開心,決定自己還是去捉點別的東西充當午餐,比如灰色的不長眼的兔子什么的。

        走了沒多久,他們就看到了其他的探索隊,而且是兩支隊伍,兩支隊伍相隔了一段距離扎營,也在準備午餐。其中一支隊伍的規模比較大,有三十余人的樣子,另一支隊伍就比較單薄了,只有不到十人。

        何以居一行人的到來自然吸引了另外兩支隊伍的注意,而且是極度感興趣的那種。畢竟何以居這一行十四人有十個都是小姐姐,而且各個身材超好,樣貌不俗又英姿颯爽,放眼望去,完全稱得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在暗黑大陸,女性的生存率遠遠低于男性,而且大部分幸存的女性也不會輕易離開基地,偶爾有那么幾個女性強者也不多見。

        除了游俠小姐姐,商九轅,周祝之,涼川以及何以居的外形也很有殺傷力,這一行高顏值小隊,讓人眼前一亮的同時也開始懷疑,這群人真的有實力進入白鹿山脈嗎?

        不遠處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口哨聲,挑逗意味十足,但無奈游俠小姐姐各個不動如山,眼神都不會斜一下,動作相當迅速的清理營地,生火,狩獵,準備午餐。

        見此,那支三十余人的小隊還有幾個人主動上前,打算幫忙,討好一下妹子。結果就看到妹子手持連弩,三箭連射,彈無虛發,而且每一支箭都射中了不同的獵物。

        眾人頓時心中一驚,這些女人都是神射手嗎?不止是準頭驚人,就連觀察力也是絕佳,就比如說那條蛇,他們就沒有發現。這一番操作下來,眾人對何以居這一行人便少了幾分輕視。

        在游俠準備午餐的時候,何以居也在附近搜索起松樹菇,雖然這個季節可能不太對,但在暗黑大陸,真的是一切皆有可能。

        何以居在一處斜坡地帶發現了大量松樹菇,一朵朵蘑菇長得極為喜人。商九轅也跟在旁邊幫忙,看到何以居似乎發現寶藏的喜悅表情,不自覺也跟著笑了。

        “這樣,用手指夾著蘑菇梗把它拔起來,然后掐掉蘑菇下面的部位,上面有泥土……”何以居一邊采蘑菇,一邊指導商九轅,依舊是耐性十足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教商九轅數數的時候。

        收獲滿滿,不止是何以居四人煮了一大鍋的野兔燉松樹菇,游俠也分到了一大鍋。

        如何以居所說,松樹菇真的是蘑菇中的極品,口感好的恨不得把舌頭一并吞下。加上燉的極為入味的野兔肉,可以說是讓人難以忘懷的珍饈了。

        另外兩個隊伍的人見狀,哪怕有些已經吃過午餐了,還是去搜尋松樹菇,準備嘗嘗鮮。但奇怪的是,明明那個人隨意一找就找到一堆的蘑菇,他們愣是一顆也沒找到。

        酒足飯飽之后,松樹林里安靜了不少。大家都在抓緊時間休息,越向里走,山路只會更難走。

        當然,趁此時機,三個隊伍也相互交流打了招呼。原來那個三十人的隊伍就是傳說中的北陽基地,而此次帶頭的就是北陽基地的首領:武四海。

        長相與名字不是很搭,明明是個二十七八的大好青年,偏偏有著一個極為老成的名字。而且神色也有些倨傲,與商九轅不同的是,他的高傲是刻在骨子里的,似乎藐視一切的那種。

        不過北陽基地的強大足夠他有高傲的資本,加上其他人的解釋,何以居也就明白了這人的清傲來源。

        據說武四海原本生活在傳說大陸,因為犯了錯,被那個世界的人放逐到了異時空,也就是暗黑大陸。在放逐之前,他曾掌管四片廣袤海域,本體傳說是玄武神獸。

        何以居聽后若有所思的感慨了一句。“哦,有殼的。”

        周祝之嚇了一跳,趕緊看向遠處的武四海,好在那人離得遠并未聽到。“反應慢先生,我們還是小心一些。”

        何以居聽后疑惑的歪了歪頭。“沒殼嗎?”

        商九轅在旁邊淡淡回應。“有殼,和烏龜殼差不多的那種。”

        周祝之和涼川“……”果然只有他們這種小人物才會提心吊膽。

        何以居沒見過玄武神獸,但也聽說過它的樣子,據說是龜蛇合體。所以說,基建系統的激活條件之一就是宿主必須自帶房產嗎?那玄武的殼是不是比蝸牛殼要堅固很多?鑿個窗子都不容易的那種。

        至于另外一支隊伍,則是附近好幾個小型基地聯合起來的,因為平日里關系不錯,此次便一起行動了。

        倒是商九轅,默認自己所屬何以居基地,至于何以居基地,眾人完全沒聽過,對何以居基地的興趣還沒有那十個游俠小姐姐高。

        三支隊伍經過兩個小時的修整,避開了最為炎熱的正午,然后一同趕路,彼此之間相隔一段距離,卻也不會太遠。

        傍晚的時候,眾人又遇到了兩個人,兩個正在擊殺變異植物的強者。甚至不需要他們出手幫忙,他們便迅速將那只長相扭曲的變異樹處理了。

        “呦,我們又見面了。”其中一人從變異樹上摘下一顆果子就啃,看到何以居之后眼睛一亮,那是見到熟人的表情,遠遠的揮了下手打招呼。

        何以居笑瞇瞇的回應。“好久不見。”大腦則在飛速運轉,這個人是誰?

        商九轅的眼神就比較犀利了,如同刀一樣似乎要從那人身上刮下一層肉來。“一百年沒見,你又丑了。”

        那人差點被噎住,憤憤不平。“商九轅,好歹咱倆也算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不說青梅竹馬,也算是兩小無猜吧!”

        商九轅的臉都黑了,下意識的看向何以居,果然看到何以居一臉沉思的表情,心中一慌,這該死的狐貍一如既往的會撩騷!偏偏長得還不錯!真是不應該出現在膚淺的人面前!

        蘇即,字無加,也就是在妖界聞名遐邇的九尾狐,在第一天投放的時候曾經邀請過何以居組隊,但何以居反射弧太長,錯過了。何以居還在思索著面前的人是誰,內心慌得一批,表面卻淡定如初。

        彼此見面打招呼,對方認識你,你卻想不起他是誰的尷尬何以居經常體會,所以每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他都會下意識的假裝回應一下,然后聊上一段時間,等愉快聊完,彼此互相告別的時候,何以居也基本上能回憶起對方是誰了。

        蘇無加又刷刷斬下幾枚果子,隨手扔了過來。“拿著嘗嘗鮮,能提升靈力的,味道還不錯。”

        本不想接的商九轅伸手接住,然后塞了一個給何以居。“剩下的我裝靈府,慢慢吃。”

        何以居遲鈍而乖巧的點點頭。“好啊。”

        蘇無加的神色閃了閃,本來只是隨意打了個招呼,此時卻對何以居的關注更多了一些,加上某些曾經在妖界聽到的傳聞,覺得自己發現了什么,眼神閃爍著精光。

        蘇無加是個話嘮,幾下砍斷樹枝,省去了一枚一枚摘果子的麻煩,將整個樹枝都裝進了靈府。倒是與蘇無加合作斬殺變異樹的那個青年,一頭黑發,也不說話,一枚一枚的挑選果子,摘下來收入靈府,看上去有點小酷。

        果子摘得七七八八,這才不言不語的跟了上來。

        何以居總算從自己漫長的反射弧里找到了蘇無加以及黑發青年的信息,九尾狐和八尾貓。都是妖界叱咤風云的人物,估計也是接到了系統任務而來的,只是沒想到這兩個人會聯手,畢竟在第一天投放的時候,九尾狐還感慨了一句:貓真是一種神奇的生物,不管你是一條尾巴還是九條尾巴,他都看不起你!

        何以居覺得自己這種一條尾巴都沒有的妖,八尾貓可能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

        經過蘇無加的允許,那棵變異樹剩下的樹枝和少部分果實很快被其他小隊的人瓜分了,暗黑大陸上處處是危險,但也處處是寶藏,不說別的,這變異樹的樹干,一塊就能燃燒一個月左右,冬天可是取暖神器,就是變異生物大多不好對付。

        何以居完全不知道這些生活常識,覺得眾人哄搶樹木的場景很有親切感。“像不像超市豬肉大減價的場景。”

        商九轅“……像。”

        蘇無加立刻在旁邊拆臺。“哈?你去過超市?只怕你連超市有幾個門都不知道吧。”

        涼川默默給蘇無加點了個贊,又一個敢于懟商哥的人,而且活到了現在。并且看樣子兩個人還算是一起長大的,也算是發小了。

        “我不知道超市有幾個門,但我知道你有幾條命。”商九轅淡淡回應,同時心中思索,超市有很多門嗎?到底有幾個呢?萬一何蝸蝸問,自己該回答幾個呢?

        好在,何以居并沒有詢問這么無聊的問題,而是將好奇的目光轉向蘇無加和八尾貓。

        似看出了何以居眼中的好奇,蘇無加主動解釋了自己和八尾接到任務前往白鹿山脈,卻不巧在這里碰到了,加上突然被一只變異樹攻擊,兩人便聯手處理了,因為目的地相同,所以打算一起行動。

        山路不好走,而且容易碰到變異生物,偶爾還會有一兩只暗黑生物。暗黑生物與變異生物不同,當然,在何以居眼中,這兩種生物最大的不同就是暗黑生物不能吃,吃了有極高幾率會被感染。

        不過好處也十分明顯,在這里不用擔心尸潮,喪尸行動極為遲緩,很難深入到深山叢林。最初也有一些人為了躲避尸潮,決定在山脈中安營。

        但無數結果印證,在山脈中同樣危險,而且往往死得更快,在山脈中停留的時間越久,越能吸引變異生物。變異生物可是會思考的,不像喪尸。

        因為天色已經慢慢暗了下來,眾人不再急著趕路,在周圍搜索適宜扎營的地方。

        兩個小時之后,山脈中亮起了篝火,只是這次眾人沒有在打獵燒烤,他們此時已經不在山脈外圍了,萬一招來什么麻煩可就不好了。

        眾人吃著干糧低聲聊著天,有的在討論白鹿山脈,有的在討論基地,還有人在討論游俠小姐姐。

        游俠小姐姐們已經扎好了帳篷,在中心給何以居留了扎小帳篷的空間。

        何以居遺憾不能燉蘑菇了,于是將不經意間發現的一大片蘑菇采摘下來放進了商九轅的靈府空間,打算回去的路上吃,并安慰商九轅,這一次采摘的時候特意把蘑菇梗留的長了一點點。

        找了一天都沒有找到蘑菇的另外兩個隊伍,只能當做自己并不想吃蘑菇。

        “照這個速度,明天晚上我們就能抵達了。”周祝之參照著地圖估算了一下距離。

        “不會,還要走兩到三天,越向里越不好走,變異生物和暗黑生物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商九轅解釋道。

        涼川湊到地圖前看了看,有些咂舌。“這白鹿山脈在地圖上看起來還在山脈外圍,那這山脈到底有多大?這要是橫穿過去,豈不是要一兩個月?”

        “一兩個月?你想的太簡單了。”一直沒說話的黑發青年冷冷的開口。“這附近是因為白鹿山脈危險度才這么低的,同深度的其他區域,我一直沒能成功深入。”

        涼川看了八尾一眼。“這位兄弟,你叫什么?”因為八尾第一次開口說話,涼川也沒有被懟的尷尬。

        “八尾。”酷酷的回應了兩個字。

        “這名字很酷啊,還很特別。”涼川并不知道八尾的身份,覺得這個名字很奇特。

        蘇無加在旁邊補充。“姓苗,名八尾,苗八尾,不過八尾喵更好記一點。”

        八尾臉上酷酷的表情一僵,錯開目光,不與任何人接觸。顯然并不認同蘇無加的解釋,卻又因為性格不想與蘇無加爭執,更不想多做解釋。

        “我姓蘇,名即,字無加。”蘇無加繼續介紹自己,其實這半天下來,大家都知道他叫蘇無加了,但是這種古老的取名方式還是很意外,莫名有一種高大上的感覺。“當然,你們叫我蘇哥就好了,我和你們這位商哥一起長大的。”

        “蘇哥,你為什么叫這個名字?”周祝之覺得有些好奇。

        “因為無論從血脈,外形還是天賦來講,我都是頂尖的,已經沒有什么好加的了。”蘇無加的笑容都散發著自信二字。

        因為蘇無加的解釋,讓眾人對彼此的名字都產生了興趣,彼此詢問名字中的含義。

        例如涼川,據說是因為他母親名字中有個川字。周祝之則是因為在出生的時候得到了許多好心人的幫助,苗八尾就更簡單粗暴了,因為他是貓,且有八條尾巴。

        一番解釋之后,眾人的目光看向商九轅。

        “商哥你呢?”涼川按耐不住強烈的好奇心詢問。

        商九轅穩如泰山,沒有回答的意思。

        蘇無加立刻出聲。“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說……”話說一半,就在商九轅危險的目光中又咽了回去。

        涼川覺得自己看錯蘇無加了,剛還是商哥剛!無人敢惹!

        “何先生呢,明明走到哪都有房子,為什么反而要叫何以居呢?”八尾還記得在投放之前,妖投負責人對何以居的解釋。傳說中人間界的房產大佬,羨煞一眾貧窮的妖精。

        何以居微微呆了幾秒鐘。“我想想啊,別著急。”

        涼川和周祝之默契對視一眼,覺得這個我想想加別著急就等于明天再說吧。

        蘇無加和八尾卻不知情,真的就等了起來。然而等眾人天南海北的聊了一圈,何以居還在那里認真思考。

        眾人陸續睡去,直到第二天,何以居仍舊沒有想起來自己為什么要叫何以居,最終只能解釋。“大概是我父母覺得我應該叫何以居。”

        眾人“……”

  http://www.dwcqki.com.cn/shu/49593/2859338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8.com
另类小说 上海时时乐 任选9场 吖v天堂2019在线 体彩20选5 久联优配 云南时时彩 短线股票推荐低价 长红配资 av成人经典三级片 辽宁十一选五 汇配资 雷速体育雷速号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