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大殷女帝 > 第141章 愛與恩情

第141章 愛與恩情

        冼弼跟著紅欒去了煙霞殿,太醫院里自然議論紛紛,但想到冼弼之前住過龍陽宮,專為婉貴妃看過病,他們又不敢多做議論了,均低頭做自己的事情。

        在紅欒去太醫院請太醫的時間段里,聶北嫌惡地將袖子甩了又甩。

        華圖顯然被聶北這一忽然的動作給驚的懵了,等他反應過來之后拓拔明煙已經被李東樓接住。

        華圖是不敢說這個聶北的,只得懵著一張臉站在一邊。

        勃律見自家少爺被拓拔明煙惡心到了,他只覺得李東樓真是多管閑事。

        禁軍們雖然就在旁邊立著,在聶北一袖風將拓拔明煙打飛出來的時候他們是看見了的,更甚至拓拔明煙還差點撞上幾個正擋在方位上的禁軍,可那些禁軍們沒敢伸手去接她,一來拓拔明煙是皇上的女人,碰不得,二來聶大人似乎煞氣頂天,他們也著實不敢接,所以,紛紛一挪位,給拓拔明煙讓開了空間,讓她一路通暢無阻地被打飛了出去。

        華圖不敢說聶北,禁軍們不敢接拓拔明煙,可李東樓都敢。

        李東樓抿著薄唇,臉色不大好地走到聶北跟前,瞪著他說:“無緣無故的,你做什么這么傷明貴妃?她就算有罪,那也不是你行刑,你沒這個權力,何況如今香料一案還沒有結案,兇手也還沒查定,這事兒指不定跟明貴妃沒有關系,你更無權傷她。”

        聶北知道自己沒權力,這一袖風打的也毫無道理,可他著實控制不住,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跟李東樓解釋,只冷冷地道:“皇上若要問罪,我擔了就是,反正已經打了,你想我怎么著吧!”

        李東樓一噎,以前沒接觸過聶家的人,不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是一種什么德行,如今接觸了,倒真領會到了什么是所謂大家族的不屑一顧以及盛氣凌人。

        李東樓被聶北的這一句話噎的不知道說什么好,還沒想好怎么懟他呢,人家已經一提步,帶著華圖和勃律進了屋。

        李東樓一腔郁結之氣就卡在喉中,久久不散,等到紅欒帶了冼弼進了煙霞殿,他這才抒散這口氣。

        李東樓派張堪隨冼弼一起去關注拓拔明煙的情況,然后他一扎頭,也走進了拓拔明煙的臥室。

        聶北讓華圖和勃律搜查一下這個臥室里有沒有可疑的香料,華圖和勃律都在動手翻,聶北卻沒有翻任何東西,只眼睛轉來轉去,看到了一道小門,正準備去推開那道小門看看里面是什么呢,就看到李東樓進來了。

        聶北想了想,最終沒有去推那扇門,而是喊著李東樓一起,讓他也翻一下這臥室里有沒有可疑的香料。

        等幾個人忙完,沒發現拓拔明煙的臥室里有可疑的香料,幾個人就出去了。

        原本是要讓華圖問一問拓拔明煙為何要從庫房里取那幾種敏感的藥材,如今拓拔明煙昏迷不醒,也問不到了。

        聶北知道冼弼在偏殿里給拓拔明煙看診,他也不進去了,就站在門外等。

        等冼弼出來,說拓拔明煙傷的不輕,最近可能都得臥床休養后,聶北冷冷地說道:“那就讓她好好養著吧,反正煙霞殿已經搜過了,她暫時也沒什么嫌疑,也不會再傳她問什么話。”

        冼弼被趕鴨子上架,留在煙霞殿,給拓拔明煙看診。

        聶北帶著一行人離開,這么一耽擱,就到了中午,原本搜宮就很費時間,煙霞殿雖說沒有壽德宮大,可也不是小宮殿,又加上半道出了拓拔明煙被打傷一事,這就更耽誤功夫,等從煙霞殿出來,眼見就中午了。

        聶北也不讓他們回去了,就一起出去吃了中午飯,然后又回到刑部官衙,他讓華圖整理從昨天到今天的所有口供簿,集中在一張卷牘上,又寫了一封請旨搜壽德宮的信,讓李東樓親自送到大名鄉,請殷玄定奪,只是,信還沒寫完,他就接到了一張意外之帖。

        軒轅王朝的三太子,軒轅凌遞上來的拜帖!

        聶北看著這張帖子,眸底風云驟起,喜色泛濫,卻又很快壓制住,他心想,終于來了。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已經站起身,親自去往門口,迎這位遠道而來的貴客。

        勃律沒停頓,跟著去了。

        李東樓和華圖均被一張拜帖給震的一愣一愣的,李東樓想的是,軒轅王朝的三太子怎么會在這個時候來了大殷帝國,皇上不在宮,他來做什么?而華圖想的是,軒轅王朝的三太子來了大殷帝國,那華氏藥門之人有沒有跟著來?這要是撞見了,豈不尷尬?

        二人心思各異,見聶北出去迎客了,他二人也跟著去迎客。

        寧北站在門外,知道聶北在刑部官衙后他就派人去通知軒轅凌了,所以,軒轅凌和華子俊也在門外。

        若是旁的事情,軒轅凌可能還能緩一緩,歇歇腳,再來見這個聶北,但等風酒樓和迎運客棧兩家鋪子被封,明顯有一股陰謀的意味,他執掌一個商業帝國,又執掌軒轅王朝的江山社稷大權,若是連這點兒陰謀都嗅不出來,那他就枉被人稱一句三太子了。

        太后去世那年,軒轅凌來為這個偉大的太后送過終,所以,軒轅凌和聶北是認識的,聶北出來,一眼就看到了軒轅凌,他上前笑著頷首,施了一個手禮,軒轅凌還了一個手禮,然后聶北就把軒轅凌請到了刑部衙門。

        到了接待室,聶北沒讓李東樓跟著,亦沒讓華圖跟著。

        華圖看了華子俊一眼,華子俊不認識華圖,華圖也不認識華子俊,但剛剛軒轅凌進屋,有介紹了他身邊的二人,所以,華圖知道,這個華子俊是華氏藥門的后人。

        而聶北用封鋪的手段逼軒轅凌現身的目地就是為了華子俊,為了華氏藥門的人出手,解太后死亡的迷團,故而,華氏皇門和華氏藥門的人撞上了,那肯定是要介紹一番的,就算不為了這個目地,出于一種尊重,軒轅凌既介紹了身邊的人,那聶北也會把身邊的幾個人介紹一遍。

        故而,華圖認識了華子俊,華子俊也認識了華圖。

        華子俊冷淡微沉的眸子看了華圖一眼,想著,這就是華氏皇門后人,真是冤家碰面,差點兒不識。

        軒轅凌是為了兩個鋪子來的,自然一上來就問鋪子的事情,之前軒轅凌在信中已經知道了這兩家鋪子是為何被查封,掌柜們又是為何被抓,因為牽扯到了大殷帝國婉貴妃遇害以及御輦被襲擊,當時的幕后黑手在等風酒樓里窺視,所以,等風酒樓被封,掌柜們被抓,軒轅凌無話可說,但迎運客棧跟這事兒沒關系,又為何被查封了呢?

        再者,軒轅凌到達了大殷帝國之后才知道,那一天的殺手是在福滿星樓里行兇的,那么,為何福滿星樓沒事呢?

        要抓應該一起抓,要封也該一起封才對,但偏偏,聶北沒封福滿星樓,也沒抓福滿星樓里的掌柜,就偏封了他的等風酒樓和迎運客棧,還抓了那么多人,這是非逼他現身不可呢!

        軒轅凌所嗅出來的陰謀意味就在這里。

        軒轅凌坐在聶北對面,將自己的質疑說了出來。

        聶北聽后,笑了笑,沖勃律使了個眼色,勃律當即一揮手,將門窗都用內力給隔絕了。

        軒轅凌見此,冷峻的眉峰一挑,頗有些興味地道:“聶大人好像真的是沖著我來的。”

        聶北笑道:“三太子莫怪,你的人我一個沒動,都是好吃好喝地供著,之所以這么請你過來,確實是有事相求。”

        軒轅凌不動聲色,問道:“什么事?”

        聶北道:“我暫時沒辦法對你說,等婉貴妃從大名鄉歸宮,我們再來詳談此事。”

        軒轅凌手指輕輕地點著桌面,似乎在斟酌,也似乎在思考,半晌后,他出聲說:“我是商人,不管跟誰談生意,都講求一個利字,你們婉貴妃要跟我做生意,卻封了我兩間鋪子,那兩間鋪子日盈利多少,我想你們應該十分清楚,封了這么多天,虧損怎么算?”

        聶北聽著軒轅凌這話,忍不住笑道:“不愧是能建立起九州商圈的人物,這帳算的很是實打實,但是,我不是商人,我不大會算帳,也不跟人算虧損,我只跟人談律法,那么,就律法來說,沾了婉貴妃遇害以及御輦被毀一事兒,這鋪子不單要被查封,還得被沒收,充為公用,更甚至會被罰很多罰款,因這兩間鋪子是三太子你的,我才沒有做這么絕情,但如果三太子不愿意跟我講人情,那咱們就走律法。”

        軒轅凌道:“威脅我?”

        聶北道:“只是算帳而已,你算你的帳,我算我的帳,你的帳是虧損,我的帳就是律法。”

        軒轅凌道:“照你這么說,那這帳就沒法算了。”

        聶北道:“全憑三太子的意思,你想算,咱們還是能算清的。”

        軒轅凌扯了扯唇角,心想,確實能算清,但是,在你大殷帝國的領土上算帳,還不是聽你們的霸王條款,王權對王權,那也要看在誰的領土上。

        軒轅凌沒什么情緒道:“等你們的婉貴妃回來了,再來找我吧,我只跟東家談生意,不跟傳話人做買賣。”

        他說著,直接站起身就走了。

        勃律看了聶北一眼,見聶北示意放行,勃律就收了內力,打開門放軒轅凌和華子俊以及寧北走了。

        華圖去忙事情去了,沒在門口杵著,但李東樓一動不動地守在門口呢,可他想偷聽,也偷聽不到,勃律用內力完全隔絕了一切。

        李東樓見軒轅凌和華子俊以及寧北出來了,他略顯深思的目光在這三個人的臉上一一掃過,最后望向屋內跟著出來的聶北。

        聶北沒搭理他。

        李東樓卻忍不住內心里的好奇,拉了一下他的袖子,問道:“說了什么?你為什么不讓我聽?”

        聶北看著他,笑道:“皇上讓你協助我辦的是香料的案子,不是別的案子,有些案子,你還是不要聽的好。”

        李東樓抱臂冷哼:“難道你刑部還有見不得人的案子?”

        聶北沒應話,只靜靜地看了他兩眼,心想,見不得人的案子嗎?還真的有一樁,但不是案子見不得人,而是還不到公布于眾的時候。

        聶北輕輕拍了一下李東樓的肩膀,說道:“今天太忙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看折子,你先陪我看折子,再去大名鄉送信吧,我不大想熬夜,這幾天太累了,我也想早些休息。”

        李東樓沒拒絕,他這幾天一直跟在聶北身邊呢,自然知道他有多忙,幾乎腳不沾地,忙完一件還有一件,總之,就忙不完。

        李東樓哦了一聲,也不問軒轅凌的事情了,反正問了聶北也不會說,李東樓先是陪著聶北一起去看那些折子,忙到晚上吃飯的時候,華圖走了,李東樓先去吃飯,聶北坐在官衙里寫信,等李東樓過來拿了信,出發趕往大名鄉,聶北也帶著勃律去吃飯,吃完飯,他又回了官衙,將剩下的一些折子處理完,還有檢查華圖今日整理的口供簿。

        華圖回到家,王云峙、謝右寒、王云瑤已經坐在飯桌前等他了,見到這三個人等他的畫面,華圖開心之極,他笑著去洗了洗手,然后直接坐過來,跟他們一塊吃飯,吃飯的時候就閑聊到了今日發生的事情。

        王云峙安靜地聽著。

        謝右寒也安靜地聽著。

        王云瑤也安靜地聽著,只不過,聽到聶北去壽德宮查陳德娣,她沒什么反應,可聽到聶北去了煙霞殿,傷了拓拔明煙,冼弼屁顛屁顛地跑去給拓拔明煙看傷,她就莫名的生氣了。

        又聽到華圖說拓拔明煙差點摔死,卻被李東樓接住,保住了命,她又十分的惱火。

        想著這冼弼是怎么回事,這李東樓是怎么回事。

        好吧,李東樓是皇上的人,他要護著明貴妃,她理解。

        可冼弼是怎么回事兒,他去湊什么熱鬧,不知道娘娘看這個明貴妃很不對眼?

        王云瑤一邊兒氣冼弼,一邊兒氣李東樓,飯都吃的冒火,她想著,等吃完飯,她非得去冼府問一問冼弼,是吃飽了沒事兒撐的吧,管煙霞殿的爛事,然后再去找李東樓,挖苦他兩句。

        正這樣想著,凃毅忽然進來,手中拿著一封信,高興地對華圖說:“世子來的信!”

        華圖昨天到家就給袁博溪和華州去了一封信報平安,那一封信里啥都沒寫,就說他已經安全回了家,讓他們不用擔心了。

        本來華圖是想在家休息的,但被勃律喊去,后來的事情他就沒有跟袁博溪和華州講。

        今日華州又來了信,華圖還是很高興的,放下筷子,從凃毅手中接了信,展開就看,看完笑道:“華州跟北嬌都擔心我一個人在家會出什么事呢,非叫我每日都要寫信給他們報平安,還讓我順便說一說帝都懷城里的事情,這兩個孩子,也不知道是關心我呢,還是關心這帝都懷城的事情。”

        雖然是這樣說著,可等吃完飯,丟了碗筷,他還是立刻鉆進了書房,認真地給兒子,給兒子,給妻子寫信了。

        聶青婉坐在榻上看著這封信,信很長,內容很多,信息量也很多,殷玄洗了澡出來,她還沒有看完。

        殷玄正準備湊上前跟她一起看,卻不想,隨海隔門在門外喊話,說李東樓來了。

        殷玄微愣,想著怎么又來了。

        殷玄瞅了聶青婉一眼,聶青婉眼皮微掀,卻沒有看他,聶青婉已經看到了信的中間,知道早上聶北去了壽德宮,想要搜宮,結果被陳德娣一句要有皇上的懿旨給堵住了,所以,不用想,李東樓這回來,請的就是殷玄的一道懿旨。

        聶青婉垂頭繼續看信。

        殷玄取了一套衣服穿,穿好出門,看到李東樓已經候在院中了。

        李東樓見到殷玄出來,立刻上前見了個禮,然后將手中的信給了他。

        殷玄接過信,走到涼棚里,挑了個長椅坐,坐穩之后他拆開信,看著,看完他沒有立馬給懿旨,而是問隨海:“戚虜的消息送來了沒有?”

        隨海道:“送來了。”

        殷玄道:“拿給朕看。”

        戚虜每天都會送信,但信是送到隨海手上,有時候殷玄太忙,陪聶青婉沒有空閑,隨海就不拿這信去擾他,他不主動說看,隨海也不主動提。

        現在他要看,隨海連忙從袖兜里掏出這三天的信,遞給殷玄。

        殷玄一封一封地看,看完,了解了這三天皇宮內外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后,他扭頭問李東樓:“軒轅王朝的三太子來到了大殷帝國?”

        李東樓道:“是來了,今日還去刑部衙門拜訪了聶北。”

        殷玄問:“為何會突然來?”

        李東樓想了想,說道:“聶北在接見這位三太子的時候沒讓我跟著,我也不知道這位三太子為何而來,又跟聶北說了什么,但是,小南街上有兩家店鋪被無緣無故查封了,聽說里頭的掌柜們也全給抓了起來,這年頭犯事兒的人多,當時也沒多想,現在想來,或許那兩家鋪子就是這位三太子的呢。”

        殷玄沉吟著將身子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微瞇著深邃的眼眸,問道:“那兩家鋪子犯了什么事兒?”

        李東樓道:“有人說是跟御輦被襲和婉貴妃受傷有關,但也有人說是其他原因,總之群眾們倒是議論過,說辭有很多。”

        殷玄道:“回去弄清楚,盯著這個軒轅凌。”說著,又問:“軒轅凌身邊都帶了什么人。”

        李東樓道:“一個隨從,叫寧北,一個華氏藥門之人,叫華子俊。”

        華氏藥門四個字一過耳,殷玄眼皮一跳,只覺得電光火石之間,有什么真相在眼前一閃而逝,可細細去抓,又沒有抓到。

        殷玄緊緊地擰起了那道鋒利好看的眉,總覺得這又是聶青婉搞的鬼,封那兩個鋪子,大概就是逼軒轅凌現身。

        那么,她要用這個軒轅凌搞什么事?

        不管搞什么事,那肯定不是好事。

        殷玄一時猜不透,也就不猜了,反正該來的總會來。

        殷玄讓李東樓回去盯緊軒轅凌,李東樓應了,殷玄又讓隨海去備紙筆,他親自寫了一封搜宮懿旨,交給李東樓,讓李東樓帶回去,明日執行。

        李東樓接過懿旨的時候看了殷玄一眼,想著皇上當真是要拿陳府開刀了,他垂下眸子,將懿旨放穩在袖兜里,又向殷玄見了個退禮,走了。

        李東樓離開后,殷玄沒有馬上進屋,他想到戚虜在今日的信中說,聶北傷了拓拔明煙,太醫院沒有一個太醫去給拓拔明煙看診,最后是冼弼去的。

        冼弼。

        這個人不管何時出現,都讓殷玄十分抵觸,亦十分不喜。

        殷玄沉聲對隨海吩咐:“你去找王榆舟,讓他明日趕回懷城,去煙霞殿給明貴妃看診,明貴妃要是有什么事,朕就拿他是問。”

        隨海一愣,驚了驚,說道:“王太醫走了,婉貴妃怎么辦?”

        殷玄道:“她的傷已無大礙了,明日起我也不想讓她喝藥了,讓她多吃飯,養著就好,慢慢養,食物總比藥健康。”

        隨海哦了一聲,想著到底是婉貴妃的身體是好了呢,還是你打心底還是很擔心明貴妃?隨海是知道皇上很愛很愛太后,亦很珍惜眼前的婉貴妃,但明貴妃在皇上的心里,那也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把愛情藏在心中的皇上,亦把恩情看的很重,那么,皇上這樣做,婉貴妃會不會生氣呀?

        不過,生氣或是不生氣,好像也不是他一個太監該操心的事,他總是喜歡替皇上著急,可皇上壓根不急。

        隨海領了命令下去,殷玄一個人坐在涼棚里呆了一會兒,這才將手上的三封信全部以內力震碎,碾成了粉末,他站起身,撣撣衣服,撣撣袖子,又撣撣手,這才進屋。

        進去發現聶青婉不在榻上,也不在臥室里,榻上也沒有她剛剛看的信,殷玄怔了一下,抬步往溫泉池的那個小門走,進去之后發現聶青婉在自己洗澡。

        想到她傷口的痂子還沒掉完,那新肉也還沒長勻稱,他趕緊上前,三兩步沖到溫泉池的邊上,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穿著衣服,直接跳下去,將她抱住,去看她的傷口。

        見傷口的位置掛滿了水珠,他眼神一沉,飛快地用內力抓了一條干毛巾過來,一邊膽顫心驚地擦著那些水珠,一邊寒著臉怒斥:“你在做什么?不知道這個時候的傷口不能見水嗎?要是化膿了怎么辦!這才剛養回來。”

        聶青婉見殷玄那么緊張,她自己絲毫沒有緊張感,她低頭瞅了一眼傷口,其實已經完全不疼了,今日這傷口特別癢,她時不時的就想撓一下,抓一下,她知道這是完全長好的趨勢,碰點水沒事,是他太大驚小怪了,他以前天天受傷,還不是天天碰水?

        聶青婉奪過毛巾自己擦,殷玄看著她滿不在乎的側臉,一陣氣悶,他忽的一下子將她從水中抱起來,說道:“不洗了。”

  http://www.dwcqki.com.cn/shu/49352/2859083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8.com
另类小说 五星棋牌怎么登陆不了 太湖字谜 熊猫麻将房卡代理 重庆时时计划稳赚计划 游戏牧场物语 赚钱攻略 免费的好友麻将游戏 亿客隆彩票 广东11选5微信群骗局 湖南幸运赛车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大宗商品分析师赚钱吗 雷速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