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大魏霸主 > 第963章天下一統華夏復興

第963章天下一統華夏復興

        第96章天下一統華夏復興

        數千士兵在皇家特衛人員的帶領下,開始四處行動,首先行動的是,皇家特衛行動處成員,他們針對了影子的眼線,以有心算無備,把影子的多個據點快速攻破,根本沒有給影子反應的時間。同時,大量士兵也開始軟禁了不在拉攏之列的晉國高層人員,就連王述和王坦之也被堵在床上,當了俘虜。凌晨時分周仲孫心腹將領王買率領部隊攻擊了左衛軍軍營,何謙秘密調來的三個營跟著進城襲擊了右軍軍營,當晉國左右兩衛軍共兩萬余名士兵還在睡夢中時,就被四個軍營兩萬余人馬包圍,所有敢反抗的將士皆被格殺,其余人員乖乖做了俘虜。

        說起來也非常有意思,衛將軍王彬,也是東晉大書法家王羲之的叔父。按說王司馬共天下,這個王氏是最不可能投降的,因為魏國絕對不會允許一個與皇族并列,甚至凌駕皇族之上的家族存在的。但是王彬見魏軍攻來,立即下令建康各軍投降,甚至還擊殺了多名忠于司馬聃的將領。

        等太陽從天邊升起的時候,少數在建康城內活動的普通民眾發現今天和以往有些不太一樣,前些天雖然城內也緊張兮兮的,時刻可以看見大隊士兵走來走去,但是今天他們卻是發現這些士兵們的神色有些怪異,而且這些士兵們左臂上系著紅色的布條。

        “現在司馬恬已經死了,而左統軍也大部投降。建康已經在我們的掌控當中!”周仲孫的神色如常,不過臉色疲憊,雙眼也是頂著黑眼圈,顯然是一夜都沒有睡過。

        何謙有點不自然的道:“我部兩個營已經包圍皇宮,但是謙沒有下令進攻。”

        “皇宮不用進攻了!”周仲孫道:“兩個營恐怕有點薄弱,再加兩個營,用四個營圍禁衛軍八千人,應該夠了。”

        劉召笑道:“周將軍這次當居首功,召這就為周將軍請功!”

        劉鵬道:“請功的事情還是先緩一緩,我們現在雖然占據了主動,但是卻沒有渡過危機。晉軍主力仍在,不僅司馬晞手中還有七八萬兵馬,就連桓秘和米利手中還有三萬余人,特別是水師大都督更是關鍵人物,若是他拖延魏國征南軍主力渡江,咱們可是要面對司馬晞、米利、桓秘等十數萬兵馬的進攻。”

        “這倒是一個問題。”

        就在這時,突然一名士兵過來匯報道:“諸位將軍,劉先生,俘虜中有人大呼請見,稱諸位將軍若不見他,必定后悔。”

        劉召笑道:“是誰這么大的口氣?”

        “江東獨步王文度!”

        “居然是他?”劉召自然清楚王坦之的底細。不過劉召卻不敢怠慢,因為王文度可是與郗超齊名的人物,別說是他劉召,恐怕冉也不能苛刻對待他,因為這家伙的名聲太大了。如果王坦之愿降魏國,按照王坦之的現今地位,至少需要一個侍郎級別的官職。

        劉召雖然級別不高,可是他的性質決定了他是這次兵變的主使人。所以劉召正式接見了王坦之。王坦之見眾人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某可說降晉主,助吾皇陛下統一天下,結束亂世。”

        戰爭都是殘酷的,都是沒有半點憐憫的,哪怕司馬聃是冉明的徒弟,而且與冉明私交不錯,但是在戰爭中,冉明卻沒有心存半點憐憫同情之心。

        晉國此時很弱,內有孫泰叛軍,外有強敵。原本局勢就非常被動,可是冉明呢,根本不給司馬聃喘息之機,要知道即使沒有魏國南攻,司馬聃光憑手中的力量,想平定孫泰叛軍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千萬不要小看一支由破產農民組裝起來的軍隊,這樣的軍隊拼起命來是相當恐怖的。而冉明拿出的卻是相當豪華的陣容,魏國征南方面軍近三十萬人馬佯攻,這絕對是戰爭史上最大規模的佯攻了。同時擔任海路突襲的則是目前魏國僅有的戰略機會部隊,一旦魏國此時需要用兵,冉明手中除了能抽出射聲軍之外,就剩下御林軍了。

        說起來有意思,冉明對東晉重視的原因就是因為,東晉歷史上發生的叛亂不少,無論是王敦還是蘇峻,都沒有把東晉這個看似弱不經風的王朝掀翻。當然,從立國之后,無論是哪一個王朝占據中原,都不忘統一天下,石勒含恨失敗,石虎鎩羽而歸,慕容俊更是為了南征,逼反了國內,最后被迫中止用兵。至于苻堅再南征,更是弄得損兵折將,草木皆兵。在冉明看來,這個東晉簡直就像不死小強一樣,所以也不由得他不慎重。

        早上寅時三刻,司馬聃在睡夢中被宦官叫醒。司馬聃這才知道建康發生了兵變,叛軍包圍了皇宮,控制了建康,隨時都有可能請魏隊入城。在這個時候,司馬聃沒有驚慌失措,反而沉默了半天。事實上司馬聃最多的還是感慨,當初冉閔僅剩下一城之地,兵不過萬八,將不過數員,局勢比晉國惡劣多了,可是為什么冉閔可以在絕地中殺出重圍,從而玩了一個經天大逆轉?

        “難道冉氏真的是天命所歸?”對于皇帝就是真龍天子的說法,司馬聃是不會相信的。和一些頂級政客一樣,他們不相信什么天命。司馬聃就是在感嘆,自己的當初冉閔的情況何極一樣,為何下場會如此懸殊?

        司馬聃想著,自己的肯定是沒有機會翻盤了,現在的軍隊降的降,叛亂的叛亂,自己應該怎么辦呢?司馬聃作為一個皇帝,其實他和大多數皇帝并不一樣,他不怕死,只是擔憂自己的兒子司馬蘊。

        司馬聃輕輕的捏著兒子司馬蘊那胖呼呼的小臉,一個失色,用力有點大,反而反司馬蘊弄疼了,司馬蘊哇哇大哭。此刻,司馬聃的心情反而被司馬蘊弄得變好起來。至于冉明會怎么安排他?大不了像成漢末帝李勢那樣,封一個歸義候,圈養起來。看著兒子那慢慢熟睡的身影,司馬聃道:“即將失去的故國,對于汝或許是天大的好事!”

        卯時兩刻,侍中王坦之入宮覲見司馬聃。隨行的還有魏國鴻臚寺卿、禮部侍郎常煒。

        “外臣參見陛下!”常煒和王坦之異口同聲的道。

        “外臣?”聽到常煒自稱外臣,司馬聃為奇怪。可是聽到王坦之這個自稱,司馬聃啞然失笑道:“文度何時成了魏臣?”

        “就是半個時辰之前。”作為政客家族出身的王坦之繼續了其父王述的臉皮厚。謝安之兄謝奕有一次被王述惹惱了,大聲咒罵王述。王述一句都不回應,只是面對著墻壁不理他,過了半天,謝奕離去,王述才重新入座。當時的人因為這個稱贊王述。王坦之淡淡的笑道:“外臣在半個時辰之前,被魏國皇家特衛司馬劉召委任為大魏特使,全權負責與晉議和之事!”

        “議和?”司馬聃眼神怪怪的盯著王坦之道:“議和什么?不就是讓朕投降嗎?”

        常煒道:“陛下若是這么認為,也無可厚非!”

        在常煒出使東晉之前,他接到的命令是盡可能的拖延時間。當然現在這個時候,根本不用拖延時間了。因為魏國勝了,就要一統天下了。想想這個事情,常煒都感覺興奮,那么多悍將都無法做到的事情,他一個文臣偏偏做到了。

        司馬聃道:“朕去帝號也可,投降亦可,不知常卿對朕,不,對聃有何安排?”

        司馬聃也小小的報復了王坦之一把,直接無視王坦之。對此,王坦之始終微笑應對。常煒沒有冉明的授權,也不敢自作主張,這個時候又沒有電報,自然也無法直接請示冉明,所以常煒道:“陛下乃是國主,外臣不敢輕下斷言。待陛下抵達鄴城之后,自然會有吾皇決斷!”

        司馬聃點點頭:“也好,聃只有兩個要求,若是貴使同意,聃就可以擬國書獻降。”

        “愿聞其詳?”

        “第一,聃要求魏國保護聃之子蘊和陸氏的生命安全。”

        “禍不及家人,罪不及妻兒。”常煒道:“陛下這么要求也是無可厚非的!”

        “第二,晉國將士皆因聃之故,請貴保證,他們降后,不得殺俘虜!”

        常煒道:“部隊方面,陛下承諾給了四個軍的編制,分別是江州軍、寧州軍、廣州軍、交州軍。每軍轄兩營,高級將官可留任、中低級軍官調往其他魏軍其他部隊,以原有軍銜任職。這四個軍所有將士,全部享受魏國制式裝備和糧餉。所有合格士兵,建立軍籍,和銀行帳戶,每一個季度發放一次俸祿,士兵日二十錢,月六百錢,年七千二百錢。伍長日二十二錢,什長日二十五錢,隊正日三十錢,都伯日四十錢,曲候日五十錢,別部司馬日六十錢,校尉日百錢。雜號將軍年五萬錢,常備將軍十萬錢。”

        司馬聃倒也務實,沒有提太多不切合實際的條件。常煒對這些事情倒有做主的權力,這讓王坦之非常沮喪,司馬聃沒有給他表現口才的舞臺。幾乎是快刀斬亂麻,常煒和司馬聃就簽訂了議和和約。

        當然,這不需要東晉大臣認可,因為現在大部分東晉高官顯貴都在何謙和周仲孫手中當俘虜呢。

        在司馬聃的國書上聯名,讓這封國書具有了法律效力。

        弘始元年八月十一日,東晉司馬聃的投降,并不是戰斗的結束。事實上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在八月十一日亥時,位于棠邑駐扎的征南方面軍兗州軍魏統所部一個部,共千人渡江而下,接管了幕府山和燕子磯,其先頭部隊一個曲,進駐建康,宣示著魏國收復了建康。

        八月十四日,桓秘與米利所部接到司馬聃的投降圣旨,宣布向江南岸石良軍殘部投降。是夜,晉國水師大都督謝石亦向征南大將軍石越投降。

        八月十五日,征南軍全體將軍在原晉軍水師現更名魏國長江艦隊橫江將軍謝石的幫助下,順利了過江,并且進駐沿江各城。

        就在這個時候,虎賁軍米利、桓秘以及謝石三人秘密到了一起。桓秘擔憂的道:“雖然我們被魏隊改編,也給了我們魏隊正常的待遇,可是如今孫泰匪軍勢大,不過,到時候,他們會不會讓我們當炮灰,去攻打孫泰叛軍?”

        米利聽了桓秘的話,面露難色,半晌后才道:“這種事情估計是避免不了的,不過也不用太過擔心,就算去打,難不成憑借孫泰那烏合之眾還能擋得住我們這些精銳部隊不成?到時候只要我們好好做事,打下了孫泰,平定了江南,也就不用怕他以后處處為難我們這些晉軍出身的將領了。”

        謝石一聽覺的也是,就算魏國把他們當炮灰,但是也要看對手是誰。孫泰手下的叛軍可不是魏軍,晉軍在這個時代雖然不算太強,但是卻也不是最弱的。至少石勒、石虎和慕容俊他們都沒有在晉軍手中占到太大便宜。晉軍雖然敗給了魏軍,但是如果對手換成其他孫泰那些烏合之眾的話,晉軍可從來沒怕過什么。甚至都不用多,米利有信心,只要帶本部一萬多人就可以打敗孫泰的十萬大軍。

        就在魏軍準備平定孫泰之亂時,東晉投降了消息也傳到了鄴城。冉明當既公布了東晉投降,魏國基本除成都桓溫外,獲得了統一。在這個時候,冉明在大賞三軍將士的同時,也提出了“土斷”制度。門閥士族兼并土地的行為令百姓流離失所,無法保護其產業,冉明則一改東晉以來對這種事寬松的規管,重訂規管并展示公眾,大大抑制了門閥豪強的兼并行為。

        同時,冉明還對魏國行政區域進行了劃分。全面廢除東晉的僑州僑郡制度。

        此時,魏國推行州、郡、縣三級行政管理制度,在縣以及則設立保甲制度,十戶一甲,十甲一堡,十堡為一鎮,一個縣根據其行政區域的大小,人口多寡,設立若干鎮。這樣其實就是和后世的鄉村莊六級行政管理制度一樣。

        當然,重點是州郡。

        魏國洛州(西晉司州)刺史部。治洛陽,轄河南郡、滎陽郡、弘農郡、上洛郡、平陽郡、汲郡、廣平郡、陽平郡、魏郡、河東郡、頓丘郡、河內郡十二郡一百縣。

        兗州刺史部,治廩丘,轄陳留郡、濮陽郡、濟陽郡、高平郡、東平郡、濟北郡、泰山郡七郡五十六縣。

        豫州刺史部治陳縣,轄潁川郡、汝南郡、沛郡、魯郡、譙郡、安豐郡、弋陽郡、襄城郡、梁郡、新蔡郡、汝陰郡、陳郡、南頓郡、南陽郡十三郡九十九縣。

        冀州刺史部治信都,轄趙郡、臣鹿郡、安平郡、平原郡、樂陵郡、章武郡、河間郡、高陽郡、博陵郡、清河郡、渤海郡、中山郡、常山郡,十三郡八十三縣。

        幽州刺史部治北平,轄,范陽郡、燕郡、北平郡、上谷郡、廣寧郡、代郡、遼西郡七郡四十八縣。

        平州刺史部,治襄平,轄昌黎郡、遼東郡、樂浪郡、玄菟郡、帶方郡、滄海郡、臨屯郡、高句麗國、扶余國九郡七十六縣。

        并州刺史部治晉陽,轄太原郡、上黨郡、西河郡、樂平郡、雁門郡、新興郡六郡四十五縣。

        雍州刺史部,治長安,轄京兆郡、馮翊郡、扶風郡、安定郡、北地郡、始平郡、新平郡七郡三十九縣。

        涼州刺史部治姑臧,轄金城郡、西平郡、武威郡、張掖郡、河西郡、敦煌郡、西海郡、晉昌郡、酒泉郡九郡四十六縣。

        秦州刺史部治上邽,轄隴西郡、南安郡、天水郡、略陽郡、武都郡、陰平郡、狄道郡七郡二十四縣。

        梁州刺史部治南鄭,轄漢中郡、梓潼郡、廣漢郡、涪陵郡、魏興郡、巴陵郡、巴西郡、巴東郡、上庸郡、新城郡、宕渠郡十一郡四十四縣。

        益州刺史部,治成都,轄蜀郡、犍為郡、汶山郡、漢嘉郡、江陽郡、越雋郡、牂牁郡、朱提郡八郡四十四縣。

        寧州刺史部治滇池,轄云南郡、興古郡、建寧郡、永昌郡、晉寧郡五郡四十五縣。

        青州刺史部治臨淄,轄齊郡、濟南郡、樂安郡、城陽郡、東萊郡、平昌郡、高密郡、長廣郡、膠東國(郡)九郡五十六縣。

        徐州刺史部治彭城,轄彭城郡、下邳郡、平陽郡、瑯琊郡、東莞郡、廣陵郡、臨淮郡、蘭陵郡、東安郡、淮陵郡、堂邑郡十一郡六十一縣。

        揚州刺史部治建康,轄丹陽郡、宣城郡、淮南郡、廬江郡、晉陵郡、吳郡、吳興郡、會稽郡、東陽郡、義興郡、新安郡、臨海郡、歷陽郡十三郡一百七十三縣。

        江州刺史部,治豫章。轄豫章郡、鄱陽郡、廬陵郡、臨川郡、南康郡、晉安郡、武昌郡、桂陽郡、安城郡、尋陽郡、建安郡十一郡六十九縣。

        荊州刺史部,治襄陽,轄江夏郡、南郡、襄陽郡、順陽郡、義陽郡、建平郡、宜都郡、南平郡、武陵郡、天門郡、隨都郡、新野郡、竟陵郡共十三郡一百五十四縣。

        交州刺史部,治龍編(今天越南河內東),轄合浦郡、交址郡、新昌郡、武平郡、九真郡、九德郡、日南郡七郡五十三縣。

        廣州刺史部,治番禹。轄南海郡、蒼梧郡、郁林郡、桂林郡、高涼郡、寧浦郡、高興郡共七郡六十八縣。

        夷州更名臺州刺史部,原修武城更名為臺北,為州治所,原修武國內史郡更名為臺北郡,轄臺北郡、臺中郡、臺南郡共三郡十九縣。

        此時魏國的行政區域共為二十一個州刺史部,一百八十八個郡,一千四百零二個縣。除了這些直屬州郡縣之外,還設立了四個都護府,分別是安東都護府,都護府所在地為平壤,主要是管理朝鮮半島,新羅、百濟以及南部的三韓。

        安北都護府,則從原晉陽移至盛樂。管轄區域包括蒙古高原,從東以大興安嶺,西以阿爾泰山,北至貝爾加湖之間的廣闊區域。

        安西都護府(計劃)負責西域

        安南都護府(計劃)負責中南半島。

        除了這四大都護府之外,還有南洋四鎮,既威遠、伏遠、寧遠、鎮遠。

        “晉國投降,王師進駐建康,天下一統。”各中報紙把這個消息以最快的速度散發出去,這讓魏國陷入了瘋狂的狂歡中。

        “全國統一在即,到時候距離陛下口中的華夏復興已經不遠了!”隨著冉明的科舉制度推行,越來越多的仕子開始向鄴城集中。不少士子拿著折扇又在指點江山了。

        “這說的不錯,海內統一后政局穩定,而看陛下這幾年的施政方針不管是扶持農民還是振奮工商,都是不遺余力的,到時候我等大有可為!”

  http://www.dwcqki.com.cn/shu/44726/2632634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另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