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聽說我死后超兇的 > 第362章? 輪回轉世

第362章? 輪回轉世

        “放過你?”

        林霧注視著火妖少女,眼中的世界瞬間化為點和線構成的,隨即手中劍光一閃。

        無聲無息的,火妖少女的頭顱瞬間消失了。

        失去了大腦的掌控,她的身體也一下倒在了地上,而脖頸處斷裂的部分也開始瘋狂生長出肉芽骨骼等等。

        林霧也沒有繼續出劍,只是站在原地看著。

        數秒后,火妖少女的頭顱完全恢復了,她驚駭地望著林霧,眼神變得愈恐懼。

        她原以為林霧的劍就算鋒利迅疾,貫穿力強,要殺她也要耗費不少精力,只是劍刃貫穿的那點傷害,她完全可以支撐很久。

        然而剛才那可怕一劍,竟然直接讓她的頭顱徹底化為虛無了!

        這么恐怖的傷害,一劍連一劍,她根本連恢復的時間都沒有,只需要十余劍,就能徹底毀滅她的純血僵尸之軀,連一個細胞都不剩!

        “你……”

        火妖少女顫栗地望著林霧,忍不住顫聲問道:“你為什么沒殺我……”

        她在恐懼之余,也現了這一點。

        如果林霧真的要殺她,剛才她修復頭顱的幾秒時間里,完全足夠殺她了。

        “一千多年前,你奪舍了你現在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呂愁’,恰好,我答應過她,幫她奪回身體。”

        林霧淡淡道:“所以,你乖乖離開她的身體吧。”

        火妖少女愣了一下,說道:“為了呂愁?”

        她臉色陰晴不定地變幻了幾下,這才咬牙說道:“好,我答應你,我可以放棄呂愁的身體……不過,口說無憑,不知道你有沒有心君的靈魂合約?若是你肯立下靈魂合約,我就答應你。”

        又一個……林霧暗笑,表面上故意皺了皺眉頭,似乎在猶豫。

        火妖少女見他沒有答應,不由得心中一慌,連忙說道:“我保證今后不會再找你復仇的!而且我的實力不如你,也沒法復仇吧?”

        林霧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是偽終極靈魂,待你突破之后,就是終極存在,完全可以無視靈魂合約的效力,萬一哪天你越獄出去,將來有一天說不定你還會成為無敵存在,留你這么一個禍根,我怎么可能安心?”

        火妖少女呆滯了一下,被林霧這么一說,她無法什么誓都沒用了,反正終極靈魂都能無視。

        她咬了咬牙,說道:“那你要怎么樣才肯放過我?”

        林霧打量了她一下,說道:“我也只是這么一說,其實我也不覺得你對我能有什么威脅,只是一點微不足道的可能性而已,你要留你的命,你能用什么和我交換?”

        “我存了一千……”

        火妖少女的話還沒說完,林霧就冷冷地打斷了她,說道:“極致陰氣就算了,你覺得我缺你那點極致陰氣嗎?”

        “……”火妖少女又沉默了半晌,才說道:“若你肯放過我,我愿意告訴你一個關于情皇的大秘密。”

        果然有秘密。

        林霧眼神閃過一絲笑意,絲毫沒有覺得驚訝。

        他就是剛才毀滅了火妖少女的頭顱之后,感受到了她的思想,似乎還對某個東西念念不忘,很不甘心,所以才這樣逼問。

        “好,我答應你。”林霧微微點頭。

        事實上,他已經解讀了這火妖少女的思維,也知道她所說的秘密是什么了。

        不過,戲還是要演下去的。

        “那現在就簽訂靈魂合約吧。”火妖少女臉色低沉地說道。

        雖然她保住了命,或者說保住了靈魂,但代價是失去如今的實力,以及關于情皇的大秘密,那是她將來計劃崛起的關鍵。

        可為了活命,也不得不放棄了。

        林霧隨手拿出一張提前準備好的靈魂合約,寫下了合約內容,再讓火妖少女仔細地琢磨了一遍之后,才分別簽下了兩人的名字。

        呼!

        合約化為一抹火光,沒入兩人的頭顱內,消失不見。

        火妖少女感受到合約的效力,終于微微松了口氣,即便失去了很多,但至少她可以活下去了。

        她也沒有懷疑過合約對林霧是否有效的問題。

        唯有終極靈魂才能抵抗住合約的效力,而能夠進入無底牢獄的,必然是封王之下,無論靈魂還是肉身,都一定沒有達到終極境界。

        更何況,如果林霧真的是終極靈魂,那他完全可以直接滅殺她的靈魂,而不傷害這具肉身,又何必和她浪費時間?

        “說吧。”林霧淡淡道。

        “當初,我奪舍了呂愁之后,也得到了呂愁這具身體殘存的記憶。”

        火妖少女低沉地說道:“呂愁,其實是情皇的妻子游歷人間時收下的徒弟,連呂愁的純血僵尸之身,也是情皇妻子給她準備了一件蘊含千年極致陰氣的極陰寶物。”

        “一件?”林霧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駁雜的,來源不同的極致陰氣,即便湊夠千年的年份,也極難蛻變出純血僵尸。

        唯有純粹的,來源于同一存在的極致陰氣,累計到千年,才能讓尸身蛻變為純血僵尸。

        千年的極致陰氣,那需要一個擁有終極靈魂的存在,專心寄情于某物長達千年,才能孕育出這么一件千年的極陰寶物。

        看似挺容易,但事實上是很難的。

        孕養陰物,是有情感、情緒在其中的,即便終極靈魂把某件事物帶在身邊千年,但不夠專心專情,效果也會大打折扣的,就算過去千年,也不可能蘊含千年的極致陰氣。

        所以,一件蘊含千年極致陰氣的極陰寶物是有多么的難得,可想而知。

        如果真的那么好得到,世界上的純血僵尸也不會只有這么一點了。

        而情皇的妻子游歷人間,隨便收了個徒弟,居然就能賜下一件千年的極陰寶物,這出手也太大方了。

        不過,林霧馬上就知道原因了。

        “這并不是因為情皇的妻子有多么強大,存在的歲月有多么漫長。”

        火妖少女說道:“而是因為……情皇的妻子,曾經得到過混亂時代一方古國的寶藏!并且,情皇的妻子將那寶藏隱藏在了某個秘密之地,她還將這個秘密告訴過呂愁,不過我得到的記憶是殘缺的,寶藏的具體地點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問呂愁。”

        混亂時期,是非常漫長的,比陰曹地府建立至今還要漫長得多。

        在那個鬼怪肆虐的時代,能夠建立一方國度的存在,無一不是極其可怕的勢力,這等勢力遺留下來的寶藏,自然很是驚人。

        這火妖少女也只是奪舍了呂愁,才知道這個秘密。

        但奪舍后得到的記憶幾乎都是碎片,而且會損失不少,她不知道具體地點,也是正常的。

        “好,我知道了。”

        林霧輕輕點頭,說道:“那你離開呂愁的身體吧。”

        火妖少女深吸一口氣,雖然很不甘心,但也不得不這么做了。

        否則,就算她不愿意離開,也會被靈魂合約的因果力量直接抹殺靈魂,結果還是一樣,現在離開至少可以保證靈魂存在,再奪舍一具身軀,還能繼續活下去。

        下一刻,火妖少女的身體微微一顫,一個面容刻薄的女性虛影緩緩浮現了出來,靈魂震顫中,她的靈魂完全脫離了呂愁的身軀。

        “很好。”

        林霧露出一絲笑意,手中握緊王劍,隨即一劍刺出,攜帶著可怕的萬物意志,瞬間洞穿了她的靈魂!

        濃烈的青煙不斷散而出。

        “你……”

        那囚徒的靈魂呆滯地望著林霧,然后歇斯底里地尖叫了起來。

        “你!不可能!!”

        “你竟然敢!!”

        “你違反了合約!不可能!”

        “為什么!!”

        “為什么你沒有魂飛魄散!”

        她完全無法理解,為什么林霧膽敢違反靈魂合約,更沒想到林霧竟然沒有當場魂飛魄散!

        “永別。”

        林霧臉色冰冷,萬物意志猛地爆而出,瞬間將這囚徒的靈魂沖的消散為裊裊青煙了。

        收起王劍,他不由得微微搖頭,“我這靈魂配合靈魂合約,還真是容易坑人啊。”

        如果是在外界,說不定別人還會懷疑他的靈魂實際上已經突破到終極了,但在這無底牢獄內,終極靈魂根本不可能進得來,自然不會有任何人懷疑。

        林霧瞥了一眼軟癱在地上的呂愁身體,沉吟了一下,從口袋里拿出了那個水晶般的人形雕像。

        “……是……我的……身軀……”

        “……謝謝……你……”

        “……我會……報答……你的……”

        雕像內,呂愁的靈魂頓時傳來一陣陣驚喜的聲音。

        “別謝了,話都說不利索。”林霧笑了笑,說道:“真想謝我的話,先回到你自己的身體再慢慢感謝吧。”

        “……好……”

        林霧手上微微用力,這水晶雕像頓時破碎,其中也飛出了一抹流光虛影,直接鉆入了不遠處那呂愁的身軀。

        過了半晌。

        躺在不遠處的火妖少女,或者說呂愁,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睛,只見她怔怔地坐起身,有些呆滯地望著自己的雙手,似乎不敢相信一般,過了好一會兒,才露出一抹激動喜悅的神色。

        “終于回來了……”

        “我竟然還有恢復的這么一天……”

        呂愁顫抖著仰起頭顱,眼角流下了兩行淚水。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深吸一口氣,站起身,同時一絲火力蒸了眼角的淚水,走到林霧的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誠懇地說道:“多謝林霧先生的再造之恩!”

        林霧咳嗽一聲,說道:“也沒什么,你快起來吧,當初也是因為蕭秦和情皇有私人恩怨,才把你的靈魂扣了下來,否則早點把你歸還情皇的話,你也能恢復。”

        呂愁搖搖頭,說道:“我知道魔君和我呂家的仇怨,當初魔君現我的時候,完全可以不管我,任由我自生自滅,或者滅了我,但她還是救了我,我已經很感激了,如今若非林霧先生您的搭救,我也無法重新得到我自己的身體。”

        林霧笑了笑,說道:“唔……你要是真的感激我,就告訴我一個秘密吧。”

        “林先生是說師傅留下的寶藏吧?”

        呂愁點點頭,說道:“這是自然,不過那寶藏之地極其隱秘,也只有師傅本人或者情皇大人才能進得去,待我離開地獄,向師傅請示之后,一定求師傅帶您去。”

        “情皇也進得去嗎?也是,你師父是情皇的妻子。”

        林霧微微點頭,又沉吟了一下,忽然問道:“對了,我一直都挺好奇的,情皇的妻子是誰啊?”

        然而,就在他問出這個問題之后,他的眼神就變了。

        他已經從呂愁的心中得到了答案。

        “……是安璇郡主。”

        呂愁低聲道:“安璇郡主,是當年混亂時代的第一古國‘陰羅’麾下的諸侯之中‘安璇王’的女兒,她是自混亂時代就誕生的古老存在,傳聞她和陰羅古國的皇室關系親近,所以才得到了那陰羅古國的寶藏。”

        林霧卻是有些出神,腦海中閃過一個又一個想法。

        “竟然是安璇郡主……”

        安璇郡主,也即是最初的‘鬼市之門’上寄托的封王級鬼魂。

        在十幾年前,安璇郡主神秘消失,她所寄托的那扇紅木門‘鬼市之門’也被一股神秘勢力帶走,在羅布泊復制出了上百扇同樣的紅木門。

        林霧還記得,門上的那行字跡‘哪怕全世界都遺忘了我,我也會一直陪伴你’,一直感覺比較奇怪。

        先是那個‘直’字,是四橫。

        其次,這行字跡是簡體字,也就意味著并非是古代留下來的,就算是安璇郡主學了簡體字,也起碼是近些年才刻上去的。

        或許就是十幾年前,安璇郡主消失之前,才刻上去的?

        而最關鍵的是——

        世界上除了林霧之外,還從來沒有人聽到過那鬼市之門留下的那個聲音:“我好想你……”

        那是蘊含了安璇郡主執念的門,別人也不太可能留下聲音或者字跡,也就是說,那是安璇郡主因為某個人才留下的那句話語。

        而世界上唯有林霧才能聽到那個聲音,豈不是說……那聲音是安璇郡主特意留給他的?

        他之前就有過這個猜測了,只是一直不明白,為什么安璇郡主特意讓他聽到,也不理解安璇郡主和他到底有什么關系。

        而現在……

        林霧最近經歷的這些事,那些雜亂無章的信息,在這一刻終于串起來了。

        情皇的妻子,是安璇郡主!

        那么,安璇郡主留下的那句‘我好想你’和那些字跡,自然是留給情皇的!

        算算時間,也恰好吻合。

        根據6韶顏給他說過的,那扇鬼市之門是在三百年前出現的,恰好是情皇隕落之時,而安璇郡主日夜思念情皇,所以在她寄托的那扇門上,留下了那句‘我好想你’。

        這么看來……安璇郡主是把他當做情皇了?

        為什么會把他當成情皇?

        錯認?

        林霧覺得‘錯認’是不太可能的,安璇郡主是從混亂時代遺留下來的古老存在,又怎么會認錯自己的丈夫?

        安璇郡主認為他是情皇……

        數百年來,也沒有人能夠吸收的情皇帝心,卻被他輕易吸收了……

        “只有一個可能性了……”

        林霧的腦海中,瞬間冒出了一個不可思議卻無比真實的想法——

        “難道說……我是情皇的轉世嗎?”

        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輪回轉世,林霧也無法確認,誰也無法證實。

        但就他經歷的這些人和事來分析,的確有可能存在輪回轉世。

        第一是6韶顏,6韶顏對他的感情來的莫名其妙,毫無征兆,沒有任何前置條件。

        不止是這一條時間線,還有過去的時間線上,6韶顏和他素未謀面的情況下,只是被他救了一次,就開始瘋狂追求他,這也很不合理。

        而6韶顏與蕭秦認識的青葉閻羅、玉閻羅都很像,而且還能完美的契合這兩位閻羅的傳承至寶。

        第二是僵尸懷孕生下的孩子,越是優秀的血脈,嬰兒就越接近‘生而知之者’。

        或許,那就是前世記憶的殘留。

        第三是以前的古墓公主‘忘憂’,她之所背叛古墓,沒有被女帝洗腦,就是因為還殘留著前世的記憶,記得自己是亡國的公主。

        從這些結合來看,轉世之說,是很有可能存在的。

        倘若他是情皇轉世的話,那現在這一切就能解釋得通了。

        甚至于……還有上一條時間上,他讓紅娘幫她牽線了那么多冥婚,紅娘告訴他是為了‘補償’。

        或許,就是因為前世情皇獲得了完美之軀,魅力太過驚人,使得天下女子愛慕而不得,認為自己辜負了太多女子的愛意,所以這一世才會用這種方法補償?

        不過……

        林霧還是有些疑惑,既然他的前世是如此強大的存在,在轉世之后,為什么也沒有半點記憶?

        而且,上一條時間線的他,為什么會在死后才覺醒前世的記憶?

        就算他是情皇轉世,他死后的靈魂,也不至于可怕到那種程度吧?

        情皇雖然號稱是地獄最強者,但無論是靈魂還是肉身,也都只是觸摸到更高境界,還沒有真的突破。

        就像是偽終極層次,還不是真正的終極一樣。

        而上一條時間線的他,卻是更加可怕,單純的靈魂就蘊含無盡的太陰幽泉,隨意一擊就能讓無敵存在的隱帝差點隕落……

        這等程度,就算是情皇也遠遠不及。

        為什么在他轉世變成一個普通人之后,靈魂卻有了這種不可思議的變化?

        “唉……還是有很多想不通啊……”

        林霧抱著雙臂思索了半晌,不由得在心中嘆了口氣。

        而且,紅木門上的那句‘哪怕全世界都遺忘了我,我也會一直陪伴你’,似乎也有深意。

        為什么安璇郡主會覺得這個世界會遺忘她呢?

        林霧想不通。

        “對了!”

        林霧忽然抬起頭,看向呂愁,問道:“你師父安璇郡主,她只是一個鬼魂,情皇也能和她成為夫妻嗎?”

        鬼魂,終究是被怨念蒙蔽理智的精神體。

        連紅娘那等存在,也沒辦法好好說話,包括他見過的這么多鬼魂,無論是僵尸之身損壞才導致靈魂飄出來的,還是原本就是鬼魂的,無一例外。

        也就蕭秦這種眾生惡念形成的妖孽,以及琉璃那種眾生愿望形成的愿靈,才能正常交流。

        “鬼魂?”

        呂愁一臉莫名其妙,有些茫然地說道:“我師傅怎么會是鬼魂?她可是靈魂、肉身都達到了終極的無敵存在啊,不然她怎么會游歷人間收我為徒?”

        “什么?”林霧不由得愣住了。

        “林先生您見過我師傅嗎?”呂愁疑惑道。

        “這么說,安璇郡主以前是有肉身的,只是后來失去了肉身……”

        林霧喃喃一聲,又開口問道:“對了,你見過和安璇郡主有關的一扇紅木門嗎?”

        “好像是有這么一扇紅木門……”呂愁點點頭,仔細回憶了一下,這才說道:“我想起來了,師傅在白江城隱居的住處,就有一扇紅木門!據說是數千年前的特殊木材,還是情皇大人親手制作的。”

        “白江城?”林霧微微瞇起眼睛。

        他的老家,臨水城,在古代就叫白江城。

        難怪安璇郡主會留在臨水城,原來是這個原因。

        既然輪回轉世很可能是真的存在,那么……

        安璇郡主的轉世又是誰呢?

        忽然,林霧心中一震,算算時間的話,十幾年前,安璇郡主消失之后,也是正好是裴佳寧出生的時間!

        。

        /txt/85534/

        。_手機版閱讀網址:

  http://www.dwcqki.com.cn/shu/41878/263263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另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