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仙武帝尊 > 第兩千八百四十九章 看走眼了

第兩千八百四十九章 看走眼了

        深邃的星空,還是那般浩瀚。

        縹緲的無淚仙城,又掩映欲朦朧仙霧中,似隱若現。

        世人多揣手,只敢遠觀,再不敢靠近。

        那座城,著實太詭異,總有寂滅光暈蔓延,且毫無征兆,莫說小輩,老輩們都怕了,天曉得下一秒,是否還有扯淡之事。

        “得,又沒動靜了。”

        麒王厥了厥蹄子,世人也多百無聊賴,都等著大戲呢?

        可惜,等了良久,都未見有聲響。

        許是太多人矚目,并無人覺星河的彼岸,又有一人到來。

        那是一個黑袍人,渾身都籠暮黑袍中,如若幽靈,身體時而虛幻,又時而凝實,嗅不到一絲氣息,只知很古老,腳踏的星河,便如一條時光的長河,而他,就仿佛來自歲月的盡頭。

        “好強。”

        “好強。”

        修羅天尊與混沌體皆輕喃,異口同聲,一個眉宇微皺,一個雙目微瞇,以他二人的眼界,竟望不穿那人尊榮,只見他臉龐模糊一片,在諸天人界,能讓他二人望不穿的,著實少見。

        兩人看時,黑袍人驀然駐足,立在星河一側,靜看無淚城。

        “你丫的走路沒聲兒嗎?”

        周圍的人,多嚇得一陣尿顫,連準帝也一樣,毫無察覺下,身后突的多了一人,誰見了都不被嚇一跳,而且渾身都蒙在黑袍下,不知是人是鬼,真如一只幽靈,飄著飄著就過來了。

        黑袍人不語,翩然而立,虛實的身體,縹緲枯寂。

        老輩們的眸,也多微瞇了,天尊他們看不穿,他們也一樣。

        “諸天真臥虎藏龍啊!”

        “多半也是一尊骨灰級,不愿世人見他真容。”

        “好玄奧的遮掩秘法。”

        老家伙們暗自傳音,也在暗自揣摩,諸天有頭有臉的蓋世強者,他們基本都見過,但如今這一位,著實不知他啥個來歷。

        “很強啊!”

        此刻,饒是夔牛和小猿皇他們,都正經了一分,嗅不到絲毫的氣息,讓人不覺以為,那是一尊傀儡,毫無情感的傀儡。

        城中,無淚又跨過了一條仙泉。

        身后,葉辰如影隨形,手中還握著他的紫金小葫蘆。

        方才落地,兩人皆驀然回。

        無淚俏眉微顰,葉辰雙目微瞇,隔著縹緲,遙望著城外。

        “諸天,真真不簡單。”

        葉辰皺眉道,能望見那個黑袍人。

        可惜,他自認頗高的眼界,竟也看不穿,更不知那張模糊不堪的臉龐上,藏著的是一副怎樣的嘴臉,他究竟是人還是鬼。

        無淚之神情,就極為淡漠了,只看一眼便收了眸,繼續刻畫仙紋,那雙無情的沒美眸,不見半絲漣漪,平靜到毫無波瀾。

        葉辰也收眸,跟上了無淚,并未出城查看,也無需他出去,有人自會忍不住,那個姓狂的人,還有混沌體,那倆不安分的主,會找那黑袍人好好聊聊,搞不好還會找地兒干一架。

        而他,心系的還是收集血繼的秘術。

        如他所料,修羅天尊過去了,摸著下巴,上下掃量黑袍人。

        混沌體也過去了,比天尊含蓄多了,只靜靜望著。

        “道友,好是面生啊!”修羅天尊笑道,“可有空,練練?”

        黑袍人不語,驀的轉了身,瞬身消失。

        “哪走。”

        修羅天尊一步跟去,也瞬身消失,不打就不打,倒是回句話啊!轉身便走,老子很沒面子的,如你這號的,那得錘一頓。

        混沌體身法亦玄奧,瞬身不見。

        轟!砰!轟!

        不多久,便聞星空的深處,傳來轟鳴聲,乃大戰的波動,且動靜不小,無需去看,便知天尊和混沌體,已追上了黑袍人。

        “去瞧瞧?”

        不少人相互對視,可謂一拍即合,皆留了分身,直奔那方。

        然,待他們趕到,卻未見半個身影,只見星空狼藉一片。

        “妹妹,教教我唄!”

        無淚城中,葉辰依如跟屁蟲,搓著倆手,笑呵呵的,走一路求一路,若非打不過無淚,若非在無淚城受壓制,他早用強了,先打趴,再喂一包大楚特產,其后的事嘛!就很好辦了。

        奈何,無淚不止無情,連話語都沒了,當他是空氣。

        葉辰窩火,臉色奇黑,突的生出了一種,把無淚那啥的沖動。

        無淚回身,一巴掌呼了過來,讀心語是一種技術活。

        葉辰抹了一把鼻血,死皮賴臉的繼續跟著,若能學的那秘術,挨頓揍也是值得的,蛋疼的是,這無淚娘們兒,油鹽不進。

        不知哪個瞬間,無淚驀的定身,又是一瞬回眸。

        不難得見,她黛眉是微顰的,靈澈的美眸中,還閃射了精光。

        葉辰不明所以,也隨之回眸。

        入目,便是一片氤氳,只縹緲的云霧,都不知無淚究竟在看啥,而且,還整的這般神秘,難不成,這無淚城中還有惡鬼?

        “看走眼了。”

        無淚喃喃自語,黛眉皺的更深,望了足有三五瞬。

        “妹妹,教教我唄!”

        葉辰嬉皮笑臉,手都快搓出火星兒了,笑的倆眼都瞇成線了。

        “奈何橋之禁制,只女帝通曉。”無淚一語淡漠。

        “那把奈何橋請出來,給我研究研究?”葉辰試探性道。

        “奈何橋不會隨意出。”

        無淚說著,輕抬了玉手,放在了葉辰額頭,掌心有神秘力量流溢,一絲絲一縷縷,皆融著不死不滅,刻入了葉辰體內。

        “血繼限界。”

        葉辰眸光頓的璀璨,雪亮到炙熱,無淚刻入他體內的,正是血繼的力量,那不死不滅的神力,與血繼狀態時,如出一轍。

        就說嘛!這娘們兒還是很疼我的,這就開始送寶貝了。

        “賦予你的力量,足夠支撐你,開啟一次血繼限界。”無淚話語悠悠,“不到萬不得已,切莫動用,你僅有一次機會。”

        “既是送了,多來點兒。”

        “吾能做有限。”

        “咱都一家人,別這般吝嗇。”葉辰呵呵笑道。

        “無淚城自今日起,便會自封,日后頗多歲月,都不可能再臨世。”無淚不聽葉辰瞎咧咧,繼續說著,“吾之話你且謹記,你若未大成,便莫讓諸天出新帝,還有,守好萬域蒼生。”

        葉辰挑了眉,聽的愣然。

        天冥兩界自封、玄荒五大禁區自封,如今連無淚城,也要自封,此刻,再配合無淚之神情,給了他一種極為不祥的預感。

        “走吧!”

        無淚終是收了手,已將血繼的力量,封入了葉辰體內,也下了逐客令,這一瞬,她那無淚無情的神色,演繹到了極致。

        “珍重。”

        葉辰拱了手,雖還有頗多疑問,但還是吐了這二字。

        他走了,映著星輝月光,漸行漸遠。

        身后,無淚靜靜目送,知葉辰秘辛,自也知葉辰是誰,看著他的背影,便如看著當年的仙武帝尊,背影同樣的滄桑堅韌。

        古老歲月前,她是親眼看著帝尊,離開的諸天。

        一眼萬年,那一送,是一個生死。

        就是不知,今日對葉辰的一送,是否也是一個生死,不知無淚之城,再臨諸天時,世間是否還有葉辰。

  http://www.dwcqki.com.cn/shu/21826/2859085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wcqki.com.cn。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8.com
另类小说 皇冠90vs足球指数 斗地主炸金花百人牛牛 有没有稳定一点的捕鱼平台 pk10人工助赢计划 大众麻将单机版 烟酒副食赚钱吗 163皇冠足球即时比分 奥门男足即时赔率 下班多余的时间怎么赚钱 北京快3 11选5前三直必中技巧 双色球规则